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魔教教主穿回来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子不语神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嬷嬷在廊外打理花圃,趁她不在,晴兰叫来莺歌,偷偷问她:“驸马离开前,说了什么吗?”

莺歌放下食盘,当即给晴兰还原起今早的事。

“驸马出来时,起居官趴桌上睡着了,驸马就拿起起居录看了,于嬷嬷瞧见了,脸色难看极了,让驸马放下,驸马让她低声,莫要扰了殿下您,之后慢悠悠走出去……”莺歌站起来,扬了扬下巴,“他就站在那里,像这个样子看着嬷嬷,问嬷嬷,嬷嬷在宫中,所居何职?”

晴兰问道:“嬷嬷怎么说?”

莺歌又学着于嬷嬷,粗着嗓子道:“老身是公主的奶娘。”

“然后呢?”晴兰问道。

“驸马哼笑了一声,说她:那你真够蠢的。”莺歌学道,“说完驸马就离府了。”

晴兰轻轻笑道:“莺歌你学人说话的本事越来越好了。”

莺歌就又学了一遍,眯着眼直着腰板站着,然后软下来,对晴兰说:“殿下,驸马今早那个样子,您真应该瞧瞧,立在廊下笑那一声,嬷嬷吓得都不敢说话,只敢等您起了身才来告状……”

正在说时,忽听廊外传来于嬷嬷的声音:“驸马留步!”

晴兰惊道:“他来了?”

她连忙推莺歌去看:“快,是他来了吗?”

莺歌扒着门偷偷看了,应道:“来了!”

晴兰手忙脚乱,这会儿也来不及拢头发,拿起铜镜瞧了,见自己面色苍白,无半点气色,实在不堪入目,于是拉起被子把自己裹了进去。

步溪客在门外被拦,眉头紧锁,但仍是冷静下来,问于嬷嬷:“为何要我留步,我来看望殿下,你也不许吗?”

嬷嬷道:“殿下身子不适,驸马请回吧。”

步溪客垂眼看着她,道:“公主身体不适,我作为她的驸马,更应该前来看望……嬷嬷为何不让我进?公主府,你说的算?”

于嬷嬷怔了证,道:“公主有些不方便,多谢驸马挂心,驸马军务繁忙,不必事事亲自前来,这些事交给我们这些下人照料就是……”

“我的事,不是你能多嘴替我安排的。”步溪客声音沉了下来,说道,“军务繁不繁忙,与我要不要来看望公主有什么关系吗?你们这也阻挠,那也阻拦,难道步某当年求娶来的,不是公主而是动不得看不得爱不得的菩萨?”

嬷嬷:“这病,驸马来看,不合规矩。”

“你们千辛万苦把公主送来,却又定下诸多不合情理的规矩,目的何在?”步溪客道,“和婉公主在皇都备受宠爱,出嫁了,也应荣华一生,夫妻恩爱……嬷嬷为何频频拿皇都那些不知所谓的规矩来阻止我爱公主?如今公主病了,我连看望都不被准许?”

或许是他太直白的将爱说出口,于嬷嬷大惊失色,连连摇头道:“驸马慎言。”

“我又有何不能说?”步溪客换了副轻松神色,道,“清早我说嬷嬷蠢,以为嬷嬷会有所思有所改,如今来看,嬷嬷是蠢而不自知。”

这种话于嬷嬷虽然生气,却深知自己不能反驳,只伏在地上再次请步溪客离去,脸色极为难堪。

步溪客扫了眼周围从皇都来的宫人和不远处的随嫁侍卫,说道:“我只与你说这一次。或许嬷嬷是忠仆,可却目光短浅愚蠢固执,不知为主子打算,也不知分辨好坏。燕川地偏,离皇都又远,公主在燕川,你以为她能倚靠谁?于嬷嬷,你该庆幸,我是真的倾心公主,不然……步某会把公主视作菩萨,安放在这公主府,就按照你那些可笑的规矩,敬却不爱,任她在燕川枯萎凋零。”

于嬷嬷惊愕不已,一个恍惚,步溪客已绕过她撩开帘笼,走进了屋子。

莺歌退下,却搀扶安慰于嬷嬷。

步溪客合了半扇门,来到塌边,看向榻上的那个隆起的被团,顿时一扫刚刚的严肃,脸上恢复了笑意。

他半跪下来,没去揭被团,而是用手指戳了戳这鼓起的一团,轻声说道:“我来了,怎么不见我?你不想见我吗?”

被团动了动,里面的晴兰支吾了半晌,闷声道:“我……我没什么事,你、你回去吧!”

“昨夜你手脚冰凉,暖了好久才有些温度……”步溪客道,“该不会是着凉了吧?你在路上颠簸了那么久,燕川入秋又冷,我怕你身体受不住……你让我看一眼,我好安心。”

被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你又不懂医,你……你看了有什么用?”

“不给看?”步溪客说,“那你把胳膊伸出来,谁告诉你,我不懂医?”

被团似乎惊愣了一下。

步溪客瞧着心情大好,隔着被团都能猜出她现在犹豫的表情。

这位小公主,什么都信,有趣得很。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被团开了条缝,一只白生生的手小心翼翼探了出来。

“你、你摸,我就不信你能、你能看出来……”

步溪客挽起衣袖,笑吟吟伸手,耳朵一动,忽听到窗边的呼吸声,一记眼刀甩过去,低喝:“皎皎回去!”

窗边露出一个小揪揪,须臾,又露出半张脸,皎皎跟只猫一样,扒着窗棱,眨着大眼盯着他,见步溪客只是假怒,顿时吃了熊心豹子胆,溜进来,站在一臂开外的地方,背着手问步溪客:“老大,你什么时候学会看病了?”

这句话见效很快,晴兰立刻把胳膊缩回了被团。

步溪客瞥了皎皎一眼,皎皎立刻后退到窗边,捂着心口痛呼:“啊呀呀,不好了,老大又用杀招吓我了!”

被团动了动,晴兰露出了小半张脸,好奇地看向外面。

步溪客见了,再次破功,低低笑了起来:“怎么,你是好奇我揍没揍她?”

步溪客想,他堂堂一个领兵大将,竟然快要被晴兰和妹妹折磨死了,一会儿气一会儿笑。

晴兰偷眼瞧见步溪客在看她,慌忙又缩了回去。

步溪客道:“不逗你了,看你还有劲躲我,想来还好。你在喝什么药?我请族内的医师帮你瞧瞧?”

皎皎说:“哪里还好,我都闻到血味了!”

晴兰惊呼一声,团得更小,又羞又恼,在被团里哼唧了起来。

步溪客一愣,终于明白了。

他先是抱着被团轻轻拍了拍,轻语:“我知道了,你不要再羞……”

之后,他迅速变脸,一个箭步上前,提起没及时逃走的皎皎,咬牙道:“回去就请苏先生照料你读书,这三天要让我再看见你出门疯野乱说胡话,我就让狐仙来拔光你的牙!”

皎皎识时务者为俊杰,甚是乖觉地点了点头,安抚老大时,不忘再黑他一把:“老大你且再忍一忍,不要现在动手揍我,不然吓到公主姐姐,她便再不敢与你……”

步溪客怕她这张乌鸦嘴又灵光了,赶在她之前道:“快给我闭上嘴!”

可惜还是晚了。

皎皎愣了一下,补上了后半截:“呃,洞房……”

总要有始有终嘛!

皎皎说完,吧唧了吧唧嘴,并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反而觉得这样非常有效,可保她三天不挨揍!

步溪客默默把她放下,咬牙切齿道:“我谢谢爹娘,给我了个好妹妹!妹妹你且记住,我要死了,那定不是战死,而是被你气死!”

皎皎脚画着圈,甚是娇羞地说:“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么疼爱妹妹的哥哥,不仅能长命百岁,还能活到一千岁。”

她说完就跑,手脚灵敏地翻出窗台,没了影。

步溪客气笑了,骂道:“混账,变着法子骂我王八。”

步溪客再一回头,见晴兰从被桶里出来了,坐在榻上,神情懵懵地看着他。

步溪客走过去,关切道:“怎么了?快躺回去,当心着凉,可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让家里给你做点燕川的热糕送来,想吃吗?又软又甜,很好吃。”

晴兰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就这样看了好久,轻声说道:“将军以后……能不说死吗?我……我听着……心里不安。”

步溪客一愣过后,哈哈笑出声来:“你怕什么?怕我死了?不会的,我身体很好,长这么大,还没得过病。哪里像你,连说话的力气都小了。”

晴兰红着脸不语。

步溪客跪下来,唇轻轻碰着她的手,抬眼笑道:“公主府刚落成没多久,又没多少人气儿,不如你今日跟我回将军府吧,起码,我能给你暖个被褥。”

晴兰推开他的脸,别开脸不去看他。

步溪客却追着她问:“你羞什么?你不愿吗?”

晴兰另一只手去捂脸,小声道:“我未好好打理,你不要看我了……”

步溪客捉住她的手,脸凑近了,轻轻一笑,飞快地在她脸颊上啄了一下:“你的样子,我怎么也看不够,一刻不瞧着不念着,我就心慌。公主不让我看,就如不让我吃饭,是不是太过残忍了?”

晴兰转过头,甜蜜恼道:“我看将军最擅长的,是花言巧语才对!”

“不错。”步溪客笑眯眯道,“没见你之前,我还从不知道我除了会用兵,还会花言巧语逗一个姑娘开心。步某是该多谢公主,万一哪天我这个将军用不上了,还能靠哄公主开心讨碗饭吃,实在是不错。”

晴兰气结。

二人正甜蜜,于嬷嬷在门外说道:“殿下,傅尚书着人传话来,他这月十五启程归京。”

晴兰连忙缩回手,答道:“好,我知道了。”

“还有一事,刚刚将军府定了成礼的吉时,这月初九申时,殿下与驸马按照燕川贺族族规,行婚典,祭神纳福,游城庆贺。”

晴兰看向步溪客。

步溪客道:“嗯,就是要与你商议此事……”

延伸阅读

KK少儿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s50b.shtml
KK少儿英语培训加盟公司简介KK少儿英语采用先进的国际化运营理念,以兢兢业业、追求杰

时尚女生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ajng.shtml
时尚女生品牌已在各省市广大消费者中有较大的影响力和较高的度,长沙茵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

佳祥和木门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nd8e.shtml
佳祥和木门主导产品:室内木门、钢木门、实木门、强化门、生态门、PVC免漆门。产品使用

伊斯曼干洗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s28i.shtml
伊斯曼品牌是武汉众联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成立于2001年。2002年8月,伊

奥德曼葡萄酒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s8fw.shtml
奥德曼葡萄酒加盟_公司简介德州市奥德曼葡萄酒厂(以下简称奥德曼酒业)前身为“德州黄河

久欣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a57w.shtml
久欣灯饰是一家从事LED照明研发、设计、制造与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公司有出众的检测设备

奥尔夫音乐早教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6gzu.shtml
奥尔夫音乐早教,自1983年成立于台湾,本着「我家的孩子最快乐」的理念,28年来,积

布殊银饰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b72f.shtml
一种新型的加盟连锁模式已在银饰加盟行业中悄然兴起。。。。。。。进入「布殊」银饰的招商

艺术平方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d7ce.shtml
艺术平方男装总部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男装服饰企业。旗下拥有设计师品牌

莱姿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gx66.shtml
品皮具护理,也许很多大众消费者对这个词还非常陌生,但是在台湾、香港、日本、美国、欧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宇宙超黑科技基地之不吞,你喂

    许朝暮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脸看,这厮怎么生气了还这么好看,好看地她忍不住……想亲他!就在她想要对他伸出毒爪的时候,沈迟一推,“啪”的一声,许朝暮栽了一个跟头,跌倒在了地上!“沈迟,你玩阴的!”许朝暮愤愤不平。沈迟就知道,对付这种丫头,就得用暴力!“我就玩阴的,你能把我怎么着?”

  • 邪影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容羽落下一句话,掉头就走。那小脚儿踩在厚实的雪地里,印出了一排小脚印儿。萧战曜看着她身后留下的那排小脚印儿。身边儿出现一个黑衣墨袍的人单膝跪在地上,“主子,查清了。”“说。”“这是慕容家的一个庶女,在慕容家只有姓氏,没有名字……”“不……”听着手下汇报,萧战曜摇了摇头,“她叫慕容羽。”“呃——”手

  • 龙与精灵的七罪圆舞曲我可以喊到你破产

    陈凡一口气喊了无数声的爸爸,这惊掉了在场所有人的下巴。此时四周寂静,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凡。就连那冰山美女也是一副懵逼的样子。陈凡喊完之后,清了清嗓子,笑道:“刚刚我喊了多少声忘了,不过三十声肯定有了,算你一百万就成了,其余的当我送你。”咕噜。敢情这货一直是在装有钱啊。果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啊。也不知

  • 锦衣卫家旺夫童养媳之第十章(10)

    曲征从窗子坐了半晌,管家来敲门问要不要吃早饭,他淡淡应了。吃过了饭,看了一会儿书,抽出来几张蜡封的信折子,一一拆开来看了。这间房起的高,平日里也没发现多好的地界儿,可能今天天气是好久不见的雾蒙。这样望出去,烟雨朦胧的,倒是别样的好风景。这一待就是大半日,看书也有些没意思,门被敲了两声,他没应。等了一

  • [吸血鬼骑士]杳杳飞鸿踏雪泥在线阅读第5节

    正当我玩得不亦乐乎,准备选种族和技能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被别人腰了两下。一下子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老妈来了。见我反应过来了。就对我说道“别玩了,明天还要上课。明天周五。回家了慢慢玩。”于是乎我便摘下了眼镜。只见眼前出现了几个字。已启动强制保存进度,欢迎你的下次再来。“好,我知道了。”“对了老妈,你

  • 重生之潜规则之王在线阅读美食城的诱惑

    “啊!孟衍,你这个大流氓,你这个讨厌鬼!”薄荷拿起枕头狠狠摔在它的脸上,它刚刚坐起来,又被压趴下了。“谁叫你换衣服的时候不躲起来。”它无力地从枕头下爬出来,“放心,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掌握了我的秘密,我也掌握了你的秘密,这不是很好?”“好你个大头鬼啦!”薄荷下床捡起了枕头,孟衍也跟随她的脚步跳上

  • 天机之诡异来袭之喜堂生变(5)

    她面向沐非,忍痛请求,“让他们俩成婚吧,求沐伯伯成全。【3G书城】”沐非勃然大怒,“胡说八道,只有你才是我认定的儿媳妇,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我都不认。”倒在地上的叶语凝难过的低泣,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伤心难堪至极。以前对她亲切关爱有加的皇上,也变了脸,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非要让她这么难堪?沐非不屑的扫

  • 我开辟了玄幻纪元之第二章

    111L:楼主你快说啊啊啊!我等不及了啊啊啊!112L:楼主在大家面前出糗了?……127L(楼主回复):不是出糗,但是非常尬!而且还生了一肚子的气!楼主现在一想起了就气血上涌啊,一半是尬的,一半是气的!事情是这样的,可能是因为我们院的男生都比较矜持文艺,所以这次舞会只来了两个人,而且一个是灯光,一个

  • 都市捉妖记在线阅读战虎

    陈家乐几人反抗没几下子,就被我的弟兄们摁在地板上摩擦,几人被教训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陈家乐被教训过后,似乎老实了许多,学校这几天风平浪静的,平静的不像话,以往每天大大小小的摩擦都会有。这平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罢了,陈家乐肯定是预谋着什么阴谋。这几天虽然平静,但我却不宁静啊,一战成名,被赐名

  • 斩妖异闻录第8章在线阅读

    然而白小狐说得是真的,两个小弟子抬头看了一眼傅飒,见自家少爷没什么表示,便直接手推上灵石山,直接给推进了浅坑内。白小狐已经站到了另外半边,“我负责这边,你们负责那边,快一些。”然后就见他手拎着储物袋,一边走一边往下漏,很快便漏出一排,正在走第二排。两个弟子:“……”看看自己刚才推下来又堆成的一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