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前任很会撩合同

作者:娪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吃过饭,林羽清收拾了饭桌,孙如一就在手机上写着自己今天需要处理的事情。过了一个小时,见妈妈和刘叔叔也没回来,孙如一就给刘叔叔打了电话,之后就去楼下开车。林羽清一手抱着小被子,一手捧着小金猴,跟在孙如一屁股后面。

黑色的车从外面看很庄重,但是一坐到里面就感觉到一股温和的气息。当时孙如一和刘冠毅较劲,一气之下就买下了这辆霸气的豪车。车开回来以后,林羽清就把车内精心装饰了一番。现在,孙如一去和人家谈业务,都不开这辆车。因为,一打开车门,你就会感受到一股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

两个人回家换了衣服,带上各自的包,一同去了学校。孙如一把林羽清送到大学生活动中心,又开车去了医院。孙如一找到海主任,询问了一下李叔叔的病情,接着就给李密打了电话。

“我觉得还是听海主任的吧。等叔叔病情好点了,就转科。咱也别去三院了,别再折腾叔叔了。”

“好,阿如,听你的。”

“你还要工作,就算把叔叔送去了三院,你也没时间照顾叔叔。你不能只指望着你妈妈照顾叔叔。这医院也不错,护工也正规,到时候请个护工照料一下,也让阿姨轻松一点。”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看叔叔恢复的怎么样。”

“好。麻烦你了阿如。”

“别再说这种话了。你在那边怎么样?”

“挺好的。”

“那就好。过个两三天,我就去你那儿一趟。先不说了,快忙吧。”

孙如一挂了电话,去了张怀勇那里。到了门口,孙如一还没摁喇叭,门卫就给他开了门,还向他问好。

孙如一把车停到车间门口,径直去了办公楼,来到张怀勇的办公室。张怀勇穿着工人的制服坐在办公桌前,样子很滑稽。

“我刚去厂房溜达了一圈,衣服没来得及换。”张怀勇见孙如一在那里偷笑,解释道。

“你这工作服和皮鞋搭配的不错,就是鞋太脏,衣服过于干净。”

“哈哈,快坐吧。”张怀勇起身把孙如一引到沙发上。

“不就是叔叔要来吗?你怎么像是在应付检查?你也不怕让手底下的人笑话。”

“这你就放心吧。我给他们也是这么规定的,表面工作要做到位,活儿也要干好。”张怀勇把茶递给孙如一,说道,“我估摸着你下午才会来。本想带你去山庄玩玩。虽说这个时候去那儿不大合适,天气有些凉,不过那里的菜做的很好吃。咱去品鉴一下?”

“不了,我一会儿就得回去。我来是想跟你打听点事儿。”

“有什么事你说。”

“之前我听你提起过刘国宇这个人,我想再问问你关于他的情况。”

“对对对,我好像和你说过他的事儿。不过,他那些事儿,我也是听我爸说的。怎么了?你和他有联系?”

“没错,他想请我吃饭。哈哈。”孙如一无奈的笑笑。

“他请你吃饭?我估计呀,他可能是盯上你的生意了。你知道吗?他就是个无赖,就知道骗吃骗喝。他的名声可不是很好。”

“这样啊。那他具体是做什么生意的,你知道吗?”

“这我倒是不太清楚,就是听别人说起过他整的那个皮包公司。关于他,我还是得问问我老爹。”

“好。 ”

“你放心吧如一,我爸对这帮人很了解,对他们做的事情也知道的很详细。”

“好的好的。还有,你可别忘了问问你爸爸,刘国宇和丁南是什么关系。”

“好。我也听我爸提起过丁南这个人。我觉得姓丁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爸告诉我,让我别招惹他。”

“你放心,我就是打听一下。我和他们没什么牵扯。”

“好。你既然为这事儿跑一趟,我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哈哈,好。我记下你这份人情了。”孙如一挺喜欢张怀勇这直来直去的性格。

“你这是说什么话。上次那事儿,我还没好好谢你呢。就为你做点小事,可不敢向你讨人情。”

“好吧。改天我请你吃饭。对了,叔叔这次来,也是为了上次那事儿吗?”

“那可不?我爹这个人,他绝不会放过这个教育我的机会。”

“叔叔也是不放心你。当爹的说什么,我们也得听着。”

“你说的没错。哎呀,我也真是泛浑。要不是有你,我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这一摊子呢。”

“还说这些干什么。”

“说出去都丢人。”

“这有啥?人家这是给你设了套。换成谁,遇上那种人,都得被咬一口。”

“你说的对,那些人太可恶了。不过上次的事儿,咱们也算是处理的得当,没让厂里遭受什么损失。”

“以后可得防着点。你这么大个老板,又这么年轻。总会有人想使坏的。”

“唉。还是见识少。我不像你,早些年就出来闯荡,虽说是你比我小几岁,我可没有你的老成。”

“哈哈,你就别给人带高帽子了。我们这一帮伙计,谁不羡慕你啊。你能把你家老爷子留下的这个厂子经营的这么好,我们都得树大拇哥。你这是守着你们家老爷子的根呀。。”

“行了行了,咱俩也别相互恭维了。走,我带你去厂房看看。”

“好。对了,你们这儿能做我们酒场里那样的设备吗?”

“上次去翼城,我去你厂里看过。你们那儿的设备,可不是像其他酒场那样的蒸汽锅,非常精密。说实话,像我们厂里这种重工,做不出那种精密仪器。不过,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别的厂家,看看他们那儿有没有合适的设备。”

“对了,你不是说还有事儿要找我商量吗?”

“对。走,咱先去车间。咱们边走边说。”

张怀勇对机械方面的事物很敏感。但是,识人用人方面,他不是很在行。因为用人不当造成损失的情况不在少数。前段时间,张怀勇买了一批机器,他和那边的商家聊得很开心,一次性把钱付了。后来,人家给他运来了一些早被淘汰的机器。他对机器不太满意,觉得和资料上显示的不一样,还傻乎乎的要把机器给人运回去。幸亏孙如一来的及时,制止了他,又带着自己公司的人去了汀州。汀州的商家,被孙如一刷的团团转。汀州那边想占孙如一的便宜,没想到被孙如一反过来把他们运来的机器给扣下了。最后没办法,汀州的老板找孙如一求情。孙如一也放出话来,让他们把滨河的张老板的业务处理好了,再来找自己谈。汀州那边没办法,只能把钱打给了张怀勇,又派人过来,把卖给张怀勇的机器拉走了。说是机器,就是一堆组装起来的废铁。不过,他们给孙如一拉来的机器是好的,只是要了高价而已。孙如一又跟他们僵持了几天等汀州那边把自己当时付的订金打过来之后,才同意他们把机器拉走。

“什么事儿啊,怀勇。”孙如一见张怀勇躲在数控机场后面,盯着正在焊架子的那几个工人,开口问道。

“如一,上次你给我推荐的那个法律顾问,人家不干了。”

“怎么回事?什么叫不干了?”

“是人家不再管我们厂里的事儿了。”

“你给他的薪酬不是挺高的吗?”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就是出了汀州那个事儿之后,厂里有几个老人就对我不太满意。说辛辛苦苦挣得钱,都让我败光了。我当时为了扩建、更新技术,去订机器的时候,他们就强烈反对。”

“谁啊?什么人物?还能干涉你的决策?”

“哪有那么容易。有那么几个人,自以为对厂里的事物了如指掌,以为我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其实,我不是不敢,而是牵扯到太多人情。我把老人开了,厂子里得有一多半的人会说闲话,再说,我爸也不同意我这么干。”张怀勇知道,孙如一有足够的自信,他也有实力独断专行,但是自己和孙如一是有差距的。另外,他觉得,自己这份产业是父亲留下来的,牵扯的人情事故太多了。不像孙如一那边,干干净净,一切都能按照规章制度去管理。

“你接着说。”孙如一对张怀勇表示理解。孙如一何尝不知道裙带关系,对自己决策的影响呢?他在杨成阳那儿,也是备受煎熬。

“出了汀州那事儿之后,你不是就推荐了那个专业的事务所吗?后来,我感觉厂里面有一批员工很是懈怠,我就找了那个法律顾问,起草了新的劳动合同。可能里面有些规定,对上了年纪的那些人,或者是油滑偷懒的那些人有一定的影响,那些老油条们就联合起来抗拒我们。后来,候律师给讲话,说一切都是按照法律规定来制定的,他们不愿意签,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人。结果,侯律师就被人打了。”

“侯律师怎么样?”

“他受了些皮外伤,没要紧事。”张怀勇天真的说道。

“你去看人家了没?”孙如一心里有些替张怀勇担心,他怕张怀勇处理不好和候哥的关系。

“去了去了。那天芝灵和我去的。”

“好。之后呢?他们就不需要对侯律师的事儿负责吗?”孙如一对宋芝灵的为人处世还是很欣赏的,他觉得张怀勇做的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找了芝灵这个媳妇儿。但是他对侯律师的为人很清楚,他担心侯律师这样一板一眼的人,会和工人们、和厂里过不去。

“侯律师说了,有什么事儿可以去找他。但是他不会再入驻我们厂里了。他说,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他也不再追究。”

“那些闹事的呢?”

“你看,自那以后,他们也干活,但效率是真的上不去。他们也拖累了整个工业流程。”张怀勇指着电焊区那几个插科打诨的人说,“我提醒他们,根本没用。我一过去,他们就干,我一走,他们就歇着。”

见张怀勇唉声叹气的那副模样,孙如一也在思考着怎么治治这帮人。

“他们几个是厂里的老员工,工龄也有十几年了。再说,我要是把这事儿告诉我爸,我爸得瞧不起我了。”

“我知道。”孙如一眯着眼睛,盯着那几个人。

“怀勇,依我看,起草合同这个办法,太古板了。有许多事情,许多人不能一概而论的。你找那些有威望、有经验的老员工问问,看他们有什么想法。你想做出点成绩让他们看看,可不能想起一出是一出。你既然决定要改制,就坚定一点。我觉得你可以找你爸商量一下。当然,你可以跳过这些员工闹事、闹情绪这种小事,问问你爸用什么方式管理会比较适合你这个厂。”孙如一想了一下,张怀勇说的那些话,只是表面现象。

他觉得,张怀勇是想做出点成绩来,让厂里的人信服他。而厂里的人,因为某些制度的原因,在厂里开始混日子。张怀勇就以为是大家对自己的不满意,才表现出懒散的状态。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管理不善。孙如一作为朋友,得提醒一下张怀勇。

张怀勇听到孙如一说“改制”这个词的时候,有点耳目一的感觉。他之前只顾着计较那几个工人的表现了,从来没有考虑过对整个厂进行整顿。他想弄一份合同,也是为了吸引那几个人的注意力,让他们意识到,是谁给他们发工资。

孙如一观察了一下,那几个闹事的工人都和张怀勇厂里的核心技术沾不上边。要是专业的技术人员,才不会对张怀勇这么不尊敬。张怀勇对机械这方面的解读,就是厂里的工程师们也得树大拇哥。

“怀勇,我真是小看你了。你有这个想法,我真替你高兴。”孙如一鼓励了他一下,“走,咱过去看看,那几个人在干什么。”

延伸阅读

健龙密封箱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n3ob.shtml
健龙密封箱拥有自主进出口经营权,经过多年历练,已成为一个具有相当实力、广阔销售渠道的

欧诗漫化妆品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s3kq.shtml
浙江欧诗漫集团有限公司,地处浙江省省级开发区——德清经济开发区,是国家农业部等八部委

吉斯卡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pz3i.shtml
吉斯卡导航仪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立足深圳,布局中国,目前我们旗下经营网络品

北油所会员银资金融国内外招代理商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gnvs.shtml
联系人:高经理电话:15831975314QQ:1059620594北油所008号会

老来福翡翠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ymld.shtml
老来福翡翠将幸福与美好物化在本质恒定的珠宝玉石中,用质朴凝炼的款式彰显华丽,用感性演

宝卓利饰品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uigt.shtml
上个世纪70年代,始于瑞士,Bijoli宝卓利先驱者为欧美珠宝品牌提供设计及制造服务

艾熙美甲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dsrw.shtml
艾熙美甲用品,创建于2005年初,是国内较早在美甲领域融入色彩搭配、整体形象、管理技

川野除臭鞋柜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2j1.shtml
川野除臭鞋柜隶属于广州川野健康电气有限公司,公司生产的电子鞋柜等健康电器产品,推行健

辰龟养殖场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gpf5.shtml
我场【辰归龟鳖养殖场】长期出售/收购黄喉拟水龟(南种、北种石金钱龟)、金钱龟(三线闭

泰滚塑加盟  http://www.bluescreen-fix.com/xf0n.shtml
烟台镇泰滚塑有限公司是国内引进滚塑新工艺成功生产各种大型滚塑产品的化生产厂家中国滚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异人在线阅读第5节

    琉光阁地势虽偏僻,却有奇花异树植于窗边,冬暖夏凉,阁内布置亦是清新雅致。据说是当年先太子宠妃赵婕妤居所,之后先太子被废,赵婕妤被赶出宫去,这处也荒废了起来。琴荷在此处住了几日,里里外外已打扫得十分干净,元禄又来查看了一番,特意命人移走了熏香玉鼎之类的东西,又将所有尖锐的物品通通换掉,唯恐长夷淘气玩耍

  • 思巍与夕舞在线阅读肆虐大地(5/5)

    站在苏久身旁的娜塔莎也同样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超能力者多少都见过一些,但像哥尔赞这样的巨兽,简直闻所未闻。伫立在原地的哥尔赞,哪怕什么都不做,周围的特工也不敢大口喘气,生怕引起哥尔赞的注意。“现在是你们被我包围了,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苏久的声音很小,但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他们不敢听不见!所有特

  • 侦探三人组在线阅读第五章

    “不知嘉安公主有何贵干?”谢阮清讶异,“您怎么能站在这里呢?请坐。”谢阮清伸手指向自己身边的石凳子,理直气壮,仿佛主人。嘉安愣一下,一边嘀咕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客人,这话听着也像是自己不应该站在这里,一边慢吞吞挪到凳子那里。嘉安抬起头时候对着谢阮清右侧,正好看见崔莹一张懵着的脸。“你怎么知道你以后免不了

  • 名为拯救者的芯片在线阅读第十节

    绿柳想只要安安静静地躲在一旁,等回到四贝勒府就没事了,可惜老天爷不肯如她所愿,胤祥突然抬头看到她手里藏着个东西,便仔细地盯着那东西瞧,然后好奇地问道:“妳手上拿着什么?让爷看看。”“回十三爷的话,是奴才先前在街上买的小玩意儿,粗俗的很,您就…。”绿柳暗暗想道,十三爷啊~咱们好似没结仇吧,您干嘛老揪我

  • 酷吏大人他有点怂看见了希望

    族比像是艾伦生命里一段微不足道的插曲,族比过后他还是每天在家读一些古籍。然而,艾伦心里很清楚,这个世界始终是弱肉强食,父母的强势能保护自己多久?谁也不知道,只有自身的力量才能在自己成年后顺利继承国主的位置。时光悠悠,转眼间艾伦已经十五岁了,这五年里,艾伦读遍了家族的方式,试尽了所有吸纳灵气的方法,身

  • 全职之南山有雨秋莫凉赫拉降临“求收藏”

    唐安试穿了一下戴安娜的黑色大衣,帽兜宽大,系上扣子很像东方的大氅,很帅气又很神秘。拿起他从高塔带回来的弑神剑,女王说过要随身保护,他倒是没忘,不过拿着剑走来走去的似乎并不太合适,但目前没什么办法。“多维系统,作为系统是不是应该有一个空间?”【开启系统空间,每立方需要五百点积分,是否选择开启。】“立方

  • 执念深几许试镜

    “没事。”许纯看着化妆师脸上担忧的神情,看来自己现在的脸色确实不好,他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担心,然后转头朝谢见原淡淡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谢见原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笑着说:“前辈应该不会和新人计较吧。”许纯微微一怔,视线落在他身旁唯唯诺诺的男孩身上,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这个人可是蒋修严的

  • 千百绯梦解昭楼之遗孤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蜀路崎岖难行,水路险滩重重,危崖千尺,河槽深陷,险滩错杂,礁石林立,水流起伏回转,航道弯曲狭窄,障碍重重,极有风险。蜀地群山林立,水泽凶险,虽不弱南疆极苦之地凶险,但也远非江南鱼米可比。蜀中有山名曰“鹤鸣”,鹤鸣山山高秀爽,山形如鹤。山上有洞穴若干,深不可测。山有二十四洞,应二十

  • [火影]与卡卡西的崩坏日常跳河

    顾采宁立马抬头朝外看去,就见到两个描眉画眼的中年妇人扭腰摆臀的走进来了。当看到房间里的状况,这两个人都愣住了。“王氏,你们这是在干嘛?”王氏——也就是被顾采宁制住的这个女人却跟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赶紧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啊!顾宁娘这丫头疯了,她要杀了我!你们快救救我啊!”“闭嘴!”顾采宁没好气的冷喝

  • 盗墓:开局炖了怒晴鸡之疯狂领取奖励(2)

    10分钟前,“老板,一年级到六年级的习题册都给我来一本?”叶晨此时气喘吁吁地看着书店的老板。“这孩子是不是高考压力太大了,导致脑子烧坏了。”书店老板也是附近的街坊,看着叶晨长大,平时也对叶晨比较照顾。“你确定是小学的习题册吗?”书店老板不放心,再确认一次。“没有,就是小学的习题册。”“好吧,你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