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穿成大佬的爱宠[快穿]不见梁元帝,唯有佛诵经(一)

作者:望舍予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穿越了。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穿越了,我昨天脑袋刚进水去理发店剪了个黑短炸,怎么可能第二天就变成黑长直。

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人苍白却的脸色,虽然还有些许稚嫩,但已经看得出未来不是天香国色就是倾城祸水。

乌云一般的黑发从耳侧垂下来,像是细软的丝绦。一剪秋水似的瞳子盈盈含波,犹如山林幽泉。

穿着青衣的小丫环站在我身后,一边为我梳发一边垂泪道:“小姐您总算是醒了,您高烧这三天,大人都急坏了。”

要不是她高烧三天,也不会有我穿过来。

我在我的现代社会过得好好的,这个机会为什么不留给别人。

给我还不如拿去喂狗。

丫环又道:“奴婢知道您在荆州呆的不习惯,可夫人早早没了,大人哪里能放得下心让您一个人呆在那儿。”

我叹了口气,看着镜子里的人,还是不说话,丫环道:“您不要伤心,虽然夫人不在了,但大人是堂堂一州知府,总能护得小姐周全的。”

我不伤心,我只是思念我的黑短炸,只是一觉过后,我就和它天人永隔了。

我终于开口了,说出了自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你先下去,我想静静。”

丫环有些犹豫,担心地朝我看了一眼,还是福了福身下去了。

我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原来的世界也没什么太能让我留恋的,沉思了一刻钟后,我还是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首先,我这具身体的原主不仅是个美人,而且还是个官家小姐。

夫人自然是原主的母亲,大人自然是原主的父亲,而且从她病了这么久都没其他人来看之外,原主还是个独生女。

原主爹看起来很是疼爱女儿,丫环对我姿态亲近,显然跟原主关系也不错。

原主不是荆州当地人,估计也没多少闺中密友,可以分辨出她和原来的不同。

这是谁安排的剧本,简直不要刷得太容易。

如果我穿成个冷宫弃妃或是下堂弃妇,我会当场死一死,看能不能穿回去。

但现在我是一个无忧无虑只要求绣花的官家小姐,如果不出意外,我这辈子都不用愁什么的。

我对着镜子慢慢地露出一个微笑,但看着跟我原来并不一样的脸,笑容还是顿住了。

“这不能怪我,”我压着心中的歉意道:“就算我不来,你也是孤坟一座,走好。”

当天晚上,我见到了我的便宜爹。

他是荆州城现任府台,这几天刚都在河道巡视,听说我醒了,穿着一身官服,在夜色中匆匆赶回来。他看起来威严端正,不苟言笑,却看到我就满脸慈爱,吩咐人给我送了一堆东西来,又不放心我的身体,把大夫又叫来给我把脉。

于是我就顺理成章地找了个理由不出门,顺便装个失忆,从丫环嘴里弄清了我现在的情况。

首先,这个时代并不是我熟悉的历史上任何一个,不过风俗制度大概和明清差不多。

我爹是当地知府,姓凌,除了是个进士出身的官员外,据说暗地里脚跨当地黑白两道,以前也是江湖上排的上号的人物。但为官清廉,名声不错,深得上级赏识。

不过难得的是他洁身自爱,自从我便宜娘死后,就一直孤身一人,连个妾都没有。

我们凌家也并不是荆州当地人,老爹原来在武昌做翰林,只因上官差遣,才会到荆州。

也就是说,只要搞定了爹和丫环,我就可以浪了。

明白了这点后,我腿也不抖了,胳膊也不缩了,垂死病中惊坐起,收拾收拾就带着我的丫环小菊出洞了。

“小姐,奴婢不叫小菊。”

小菊有些哀怨地看着我。原主是个标准的才女,性格清冷高洁,就跟个林妹妹似的,丫环的名字也是取得诗情画意,拗口难记,为了方便,我也只能简化一下了。

小菊也跟着原主读过些书,对于她原来的名字满意得不得了。对于我这么叫她有些哀怨。我微笑着安抚她,名字我是不会改的,只是这么叫而已,她也只能委屈地妥协了。

坐上轿子(没办法,小菊强烈要求),我把凌府周围的几条街都逛了一遍,把地形都摸透了之后就打算回府。小菊看着我一脸疑惑:“小姐,今天咱们不去花店吗?”

原主还有着大多数古代女子的爱好,喜欢花,尤其是菊花。

我的闺房(现在是我的了)摆满了外面难得一见的名种,我还有个专门的花园,里面百种菊花争奇斗艳。

菊花在古时寓意高洁,一如原主,可我不是原主,看见一屋子菊花,我只觉得蛋疼。

等我真正适应了大小姐这个身份,我一定要把那些花全都送走。

“不了。”我不想去,对于原主熟悉的地方,我能不去就不去。我回了府,进到客厅却看到我爹正在和几个人攀谈,刀剑都放在一边。

我登时就明白他们是什么人了,我老爹传说中横跨黑白两道的传闻真不是盖的。据说我们凌家祖上也在江湖上闯荡,因此这些事,老爹倒不会都避着我,甚至帮里的那些骨干,我都是识得的。

老爹看到了我,我照古代闺阁女子的方式给他们见了个礼,就回了自己房间。

看着满屋子花,我愁苦地托住了腮。

大家闺秀真的没有什么可干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原主不是荆州当地人,没有什么闺中密友,平时也就侍弄一下爱花。我自己没种花的兴趣,又不能拉着可能识破我的小菊一起愉快地玩耍,日子真是无聊透了。

为了尽量像原主,我捡起了原主学到一半的琴棋书画,拿起剪刀开始荼毒那一屋子名花。

三年后,我成了荆州城第一高岭之花,上门求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彼时我十八岁。

我便宜爹一点也不着急我的婚事,我名副其实地才貌双全,还愁嫁不出去?

让我着急的是另外一件事。

我不久就把荆州城和这个世界了解得差不多,让我震惊的是,这个世界居然是武侠的世界。

当两年前我看见有人在天上对抗地球引力,掀牛顿的棺材板时,我的心底,一股雄心壮志油然而生。

从那一刻起,嫁给皇帝都不能让我动心了,我也梦想做能够飞天遁地,摘叶飞花的大佬。

我学武的热情丝毫没有感染到我便宜爹,他老人家武功高强,却一直要求自己女儿做个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我变着法地想征求他的同意,都没有成功。

至于什么医术呀毒术啊,更是想都不要想。

我忧愁地趴在窗台上,长吁短叹。

“小姐。”小菊拿着一份帖子走了进来:“王公子请您去赴今年的菊花会呢。”

我想起那个与我只有两面之缘的青春痘,啊不,是王举人家的儿子,摆了摆手:“就说我病了,不去。”

家里八房妾,怡情院常客,居然还对我念念不忘。

小菊又变出一副帖子:“那张府的张公子呢?”

哦,那个斗鸡眼,啊不,是被我轿子撞过的张公子,我摇摇头:“不去。”

不学无术,只会欺男霸女,那次撞见他时,他正对着一个不小心弄脏他衣服的老人拳打脚踢。

小菊撇撇嘴,又不死心地拿出第三副帖子:“那刘公子的呢?”

那个小潘安?啊不,是送我菊花的刘公子,我懒得说话,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了摇。

长得帅有什么用,人品还行有什么用,你不举的名声已经暗搓搓地传到我这儿了。

小菊叹了口气,只能暂且罢休,她为了我将来找个好婆家,可是操了不少心。

我对此并不热心。长得帅的男人少,长得帅还有才的男人更少,长得帅又有才人品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再加上要和我门当户对,最好不纳妾的男人——

如果没有,我宁可不嫁。

我又不是真正的古代女人,以夫为纲三从四德,凭什么为了别人的看法,就赔上自己的一生?

我站起来,揉了揉脖子,拍拍我的小丫环:“咱们出府去。”

走在大街上,我伸手正了正挡脸的帷帽,进了荆州城最热闹的一家酒楼。

这是我平常最爱来的地方,在这里,我可以听到各种八卦,了解一下天下大事。我在我常用的那个角落坐了下来,掌柜的跟我很熟,叫小二给我端上茶水零食。

小菊有些心不在焉,我却听得津津有味。

“你们听说了吗?‘铁锁横江’戚长发前几日在‘五云手’万镇山府上失踪了!”

今日的头条显然就是这个,大多数人都向那个说话的凑了过去。我抓起瓜子悠闲地磕起来,仿佛酒楼里发生的一切都跟我无关似的。那些人又七嘴八舌地议论道:"据说是戚长发刺伤了万震山,自己跑了……我看,这里面八成有猫腻!"

说是有猫腻的那个人压低了声音,这些江湖人这样也只是做做样子,该听的我还是能听见。他道:"诸位想想,那戚长发多年不入江湖,万府是那姓万的地盘,在他府上刺伤了人,怎会连着几天都逮不到戚长发?依我看哪,八成是姓万的贼喊捉贼!"

围观众人的表情深以为然,却也有人不屑道:"他们师兄弟同门相残与我等何干?纵使梅念笙大侠活过来,也管不了他这几个徒弟!"

"怎地没干系,你这笨蛋!"立刻就有人指着他道:"你难道不知道连城诀……"

当"连城诀"这三个字被说出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整个客栈的气氛都变了。

这间酒楼里平常来的江湖人并不是那些三教九流,都是有些名头的人,甚至不乏一些名门正派的弟子,我立刻意识到那可能是相当于倚天剑屠龙刀一样的存在,得到就能天下无敌。

"连城诀啊……"有人怅然叹了一声:"欲寻连城,先寻丁典……也不知丁典是死是活?"

我听得一头雾水,连连城诀是不是本武功秘籍都没搞清。

这就是旁听的坏处,要搞清到底是什么,得有个知道前因后果的人给我细细讲来才行。

我坐了一会儿,就出了客栈,回去时经过我常去的那家糕饼店,我看人多,我还戴着这麻烦的帽子,就没有进去,让小菊替我去买些,我自己等在外面。

烈日炎炎,我有些想摘下头上的帷帽了,当一个大家闺秀真够累的。谁想我还没伸出手,一块手帕就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被人强行拽走了。

我奋力挣扎,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我有些昏沉地被人扶进一条小巷,紧接着塞进一顶轿子。

我不知道我被带去了哪儿,醒来时,我在一间房间的床上,一个年轻男人正坐在桌边看着我。

小潘安?

我惊惶地起身,害怕道:"刘公子?"

小潘安看着我笑了:"多日不见,凌小姐,别来无恙?"

不管他今天把我绑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不敢惹怒他,怯怯地装傻道:"刘公子……我怎么会在这里?"

"在下对凌小姐思慕已久,不得已出此下策。"小潘安那张玉树临风的脸想到了什么,有些扭曲:"若你我生米煮成熟饭,凌大人就是再不愿意也只能认了这门婚事!"

小潘安说着就朝我扑过来。

如果不是形象所限,我真想翻个白眼,没有金刚钻,你揽什么瓷器活。我一边东躲西藏一边道:"刘公子你不要这样!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刘公子一把拽住我压在身下:"我也是没办法……凌小姐,你要体谅我……"

我体谅你个头啊!

一个弱女子终究抵不过一个大男人,何况小潘安本人又是个什么门派的记名弟子,功夫还是有那么几下子的。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小潘安把我绑在床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把药磕了下去,我的心里顿时就日了狗了。

老天爷可能终于体会到了我的心情,小潘安还没扑下来就被人从后面打晕了。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小少年从他身后走了出来,一脚把他踢开。

"光天化日,居然强抢良家女子,真是叫人不齿!"小少年鄙夷地骂了一句,然后瞬间变脸,对着我换上礼貌的表情:"这位姑娘,你吓坏了吧?"

我可怜兮兮地抽泣着,小少年连忙把我解开,将我带离了那里。路上交谈中,我得知他叫沈城,是荆州城里的大侠万震山第八个徒弟。

哦,刚刚那个万震山嘛。

得知我是知府之女时,他脸上多了几分恭敬,亲自将我送回了家。我在府门口刚好碰上小菊,小丫环看到我差点就眼泪汪汪了。

便宜爹听闻此事后大怒,除了把我关禁闭外,听说公报私仇抓了小潘安全家,从头到尾,这件事的内幕除了我和便宜爹,沈城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让我不得不感叹便宜爹的手腕。

我再次被允许出门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这次我却没什么乱逛的心思了,既知不入江湖,何必多管闲事?我带着小菊悠哉悠哉地去了凌府的后山,小菊以为我是去找花,但其实是我嘴馋了,想摘枣吃。

怀里抱着一捧红得发黑的大枣,我和小菊抄近路下山,忽然小菊一声尖叫,我怀里的枣都丢了一半。

"小姐……他……他……"

我向小菊指的看去,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浑身是血,正倒在一丛灌木后,如果不是小菊眼尖,根本就发现不了。

我淡定地咬了一个枣,向那乞丐走过去。他脸上胡子拉碴,根本看不清是什么模样。但身上的伤却很多,大大小小不下十几处,那些伤一看就是刀剑砍出来的。

这家伙肯定不是个普通的乞丐。

我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大发慈悲救了他。我与小菊合力把他扶到后山上原主养花的小楼里,让小菊下山去买些伤药来。我自己则胡乱处理了他的伤口。反正他肯定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找大夫的,我也不能把他带回家去,教我爹知道,这位乞丐兄肯定被他先丢牢里去。

延伸阅读

上海佳兰洗衣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gfw2.shtml
海佳兰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集洗涤设备和洗涤化料研发、生产、制造、销售、提供洗涤加盟连锁

东方御翠珠宝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skky.shtml
曰:清乾隆间,珍玩以翡翠为贵。皇室贵族皆喜之,帝益盛,佩之以为吉祥。帝下江南,至扬州

卡行天下物流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bhdp.shtml
卡行天下(全称:上海卡行天下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为中小物流企业提供服务的交易网

马可波罗漆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gqjm.shtml
马可波罗理念就是与客户共成长,如果你加盟马可波罗,那么你将获得:1、推广与区域支持统

火图腾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akhu.shtml
火图腾儿童家具始终坚持以质量为生命,以人才为根本的经营理念,以好服务为先导,除了内销

塔曼歌女装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6m1b.shtml
深圳市澳博传奇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体闲女装设计研发、品牌营运和生产加工于一体,具有

佰万席烤肉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bvux.shtml
佰万席烤肉加盟品牌的主要特点就是高蛋白、多蔬菜、喜清淡、忌油腻,以甜辣为特色,这一点

洁王干洗店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yho0.shtml
随着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服务行业成为炙手可热的市场,现在无论是生活中哪一部分都离不开

三联书店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scng.shtml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简称三联书店)是一家有悠久历史的出版社。它的前身是现代新文

卡玫尔羊奶粉加盟  http://www.floridasfinestproperties.com/s5zz.shtml
卡玫尔羊奶粉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陕西金牛乳业卡玫尔事业部研发、生产、销售“卡玫尔”牌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瞳镜之第一章(1)

    不管怎么说,出个差就穿越这种事……陆安无言以对的坐在车子里头,透过挡风玻璃平静的看着眼前这片森林,忍不住推了推眼镜,下意识怀疑起自己的视力跟出现幻觉的可能性。但是无论是眼前厚重的枯叶堆亦或是因为将近夜晚而吹起的冷风都让打了两个喷嚏的陆安很快回过神来,他升起了车窗玻璃,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试图冷静的分

  • 玄手碰撞

    在触手可及时,幽面前闪现点点寒芒,形成一道半人高冰墙。突然出现的冰墙使楚天身形一顿,而则幽靠这一刹那归于黑暗,逃之夭夭。楚天静静思索,寒芒与那天阿瑟·伊文恩的手法极为相似,可能量宛如云泥之别,排除间接性实力大增,果然是那天藏拙。急不可耐的派人,是想给我一个警告吗。黑云蒙住夜空,挡住月光。楚天穿梭在空

  • [综漫]零之识之第六章

    06爱是很复杂的东西。港口黑手党爱着横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横滨优质的经济腹地。它能为黑手党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本,简言之——这座城市满足了黑手党的控制欲。相比之下,侦探社对城市的爱就更纯粹了些。中岛敦每天都会在从家到工作地点的这段路上充当义警。随手阻止一次倚强凌弱的凶杀案,或者调节一次商店里抢占物资的抢

  • 我是血衣侯之荣焕耀

    “哎!?为什么姐姐知道呢!”“听到的。”“哎~原来姐姐那个时候也在听叔叔讲故事啊!我一点都没发现。”孩子挠了挠头,“可能是我听得太兴奋了点~”“注意不到身后的动静,是大忌。”“哎?”“你崇拜的刺客不会这么做的。”“哎!”孩子眼里的崇拜更明显了,也真的太好哄了一点。“姐姐那么了解,难不成是!”孩子的声

  • [网王]梦花火(迹部BG)第六章

    费瑞的记忆还在继续。双手握刀的费瑞突然清醒过来,“叮当”一声,刀子就掉到了地上。“啊啊啊啊啊——!”费瑞捂着自己的脸惊声尖叫。“吵死了。”哈利不耐烦的别过脸,狠狠的一挥手,把费瑞推倒在地上,“怎么,不是已经练习过很多次了吗?”“给予你的那些训练,你身上留下的伤疤可不是作假的,现在不过让你杀个人,你叫

  • [综+FGO]带着迦勒底旅行在线阅读第一章、命运的相遇(5)

    段熙云的身体虽被紫阳使用,他还也能像平常紫阳一样作为个旁观者般看着紫阳与上官睿交手,两人精彩激烈的比斗让段熙云也感到热血沸腾,有种想自己也亲自上场拼上一份的勿动。但当他察觉众人投来的讶异目光时不禁心慌,平静下跌宕起伏的心情知道让紫阳与上官睿再打下去事情会变得非常复杂非常麻烦。[“紫阳别玩了如果可以的

  • [HP]碧姬·马尔福初遇

    殷童是只狐狸。她的爹娘是九尾白狐一族的王上和王后,狐狸一族秉承着上古传承下来的祖训,就没有一只狐狸不长进的。然而很不幸,到了殷童这里,就恰好出了她这么一只弱小的丑狐狸,是的,不但弱,还丑。倒不是她的爹娘不堪,相反,他们长相甚佳,她的哥哥姐姐也是得了他们的好,一出世便是白亮光滑的皮毛。而殷童是家里的老

  • 漫威:洛基记事——阿斯加德第八章

    最后陈新抓住齐里格,拍了一张齐里格一脸呆滞的照片,准时在十点让他滚出自己的办公室。陈新拿着刚洗出来的照片,满意地看了又看。虽然这向导头脑似乎不太好,但却意外字顺眼,连那只小小软软的精神兽都让陈新满意。陈新发觉,自己似乎有点希望下一次相遇时,两人的相容度还是百分之百。只是,自己似乎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晓

  • 行走在影视世界里在线阅读指点王神婆2

    凌相若复杂的看她一眼,叹了口气道:“其实除此之外,你若能找到这些年被你祸害过的人家弥补一番,也能尽快赎清罪孽。”“可,可老婆子我囊中羞涩……”王神婆为难道。凌相若眼皮也不抬的说道:“你这次九六帮刘家做事至少拿了这个数吧?”说着,她伸出手指比了个五。王神婆心中一突:“这,这您都知道?”她确实得了五十两

  • 火影之我是佐井在线阅读第3节

    “那都是我小时候听说的,我有个三叔爱喝酒,有一次他喝了酒对我说的。我有一个太爷爷,别人都叫他侯五。解放前在西北当驼队的伙计,有一年他跑了回来。当天晚上便将房里的三兄弟召集起来连夜合计。据说太爷爷讲述了他得到金元宝的过程。”于是猴子慢慢的向我讲述了那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侯五回到了兰州城,到驼队所属的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