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永生之门之暗流涌动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热情的小火球 来源:纵横中文网

面前的小纸包里裹着的,显然是某种药粉。而这药粉作何之用,不言自明。

豆腐西施没敢伸手去接,两眼发直的盯着那纸包,暗咬的牙关没能阻住抖颇的唇,面色死灰:“你要我帮你……杀人?”

“呵~”不明意味的一声干笑,楚娆前倾着身子稍稍离凳,双手拄在方桌上凑近豆腐西施,一字一顿的纠正道:“是-救-人。”

“救人?”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对于一个自幼过惯了显荣日子的人而言,夺走她的华裳珠宝名誉声望……等同杀了她!所以你是要杀我,还是要救我?”阴腔怪调的说完这话,楚娆撤回身子坐回凳上,复了平和神色。仿佛适才的狰狞貌并非是她本人,而是被什么东西附了身。

相较那包药,楚娆的神情转换才更令豆腐西施触目惊心!她不敢相信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儿,竟长了颗这样狠戾的心。

是,她也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可她只是为了女儿过上好日子,从未想过取谁性命。

“娆儿,你怎会变成这样……”豆腐西施的痛心疾首换来楚娆的一声嗤笑。

厄,她没资格。

楚娆弯着笑眸将那纸包拆开,露出里面墨灰色的齑粉。水葱似的指尖儿轻巧的在上面一蘸,带着点粉末的手指迅速抿入口中。而后她挑起眉眼欣赏窦月娥的反应。

窦月娥被眼前一幕吓懵了!甚至想不起出手去阻止什么。

“瞧,这不是毒药。”漫不经心的说着,楚娆重新将纸包好:“不过是些蓖麻粉罢了。”

“蓖麻粉?你为何要给小堇用?”

听到‘小堇’二字,楚娆的动作顿了顿,原来那孩子叫这名?知道了名字,似乎潜于暗中的威胁就更加具象了。她眉心微皱,眼中隐含着恨意。

“这世上的人啊,本就千奇百怪。有的人吃了虾蟹,能气阻痉挛。有的人闻了花香,会起一身红疹。还有的人被个小虫咬上一口,就能四肢僵麻……呵呵,不过这些都不及我母亲倒霉。”说到这儿,楚娆的脸上显出一丝莫名的得意。

“我母亲碰不得蓖麻,碰了便会引发剧烈喘鸣,甚至危及性命。”

听至此处,饶是豆腐西施再蠢也明白了:“这种敏症,会遗传?”

楚娆欣慰的点头。

“那你这还是要她的命!”

楚娆无所谓的笑着起身:“至少你不会因此背上谋杀的罪名。”

窦月娥呆愣的仰头望着女儿,无言以对。

楚娆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下去:“十岁那年,我曾碰过蓖麻,却一点事儿没有,这不禁引来母亲的好奇。晚上赵管家拿了粒丸药偷偷给我服下,之后我便开始浑身起疹,咳喘不断。几日后身体好转,母亲郑重的叮嘱我,再也不许碰这种东西。”

话音稍顿,楚娆玩味的盯着窦月娥:“那时我就觉得赵管家有些怪,奈何没来由的我就是信任他。现在看来,是血缘使然吧?”

窦月娥先是怔了下,而后急着否认:“不,不是……”

“别想再骗我了!”楚娆的声量强势盖过窦月娘,将她的话无情打断。一双手掌重重的震在桌上,微微泛红:“就凭你个卖豆腐的妇人,十六年前是如何偷天换日的!”

既然有了个卖豆腐的娘,又怎会在意多个当管家的爹?比起市井不入流的贩夫,已算老天有眼了。起码同在一棵大树下,他还算颗垫脚的石头。

窦月娥呆愣愣的望着楚娆,想纠正她的猜想,却是无从解释。而她的沉默,在楚娆看来,更像是一种默认。

楚娆熄了熄怒气,动手解下腰间银袋,丢到桌上:“喏,这里有一百两银子,够你事成后过一阵舒坦日子。”居高临下的语气说完,楚娆又收敛锋芒,改以意味深长:“放心,今日你我母女相认,只要娘肯为孩儿的前程着想,孩儿自然也会为娘的以后尽心。”

窦月娥目线缓缓上移,落在那银袋上,又落在那包蓖麻粉上,最后落在楚娆的脸上。

金银财宝不能打动她,但一声‘娘’却足可令她抛弃理智,赴汤蹈火。

“好……我做。”

*

数着院里斑芝树上日渐膨大的花骨朵,很快就到了书中原主要被认回的这日。

豆腐西施提着个竹篮早早登门,一脸倦容的余三娘边匆匆绾着发髻,边将豆腐西施迎进来。这时桐泓才也穿好衣裳到了堂屋。

当年豆腐西施将自己女儿送给桐家养,桐家对其感激,将她敬到上坐。

“这么早来,不知是为了何事?”桐泓才客气的问道。

瞄了眼一旁的桐小堇,豆腐西施微不可察的露出个窘愧的表情。只一闪而过,她便转头看着桐泓才笑言:“是好事,是好事呐。”说着,她将竹篮打开,端出一碟子小饼摆上桌:“这么早,想是都还没吃东西吧?事儿不急,先尝尝我刚做的豆饼!”

见大家未动,豆腐西施干脆逐个派分:“来来来,咱们都吃!”

四个小饼,一人手里拿了一个,见爹娘都下了口,桐小堇也打算象征性的咬上两口。谁知就在她低头之际,忽地传来一声“等等!”

桐小堇怔然的抬起眼皮儿,看着豆腐西施。

豆腐西施出于本能想要阻挠的手悬停在半空,神情紧张。在意识到不妥后,她手放下,强自镇定的舒展开眉头,窘迫的笑笑:“我是怕太烫。”

蹩脚的理由说出口,给她又增一层心虚,她懊悔起自己的心软露出了马脚。她这辈子是做不得好人了,可偏偏想做恶人,良心却只让狗啃了一半儿!

咀嚼的动作放缓,桐小堇放下手里仅咬了一口的豆饼,隐隐觉得蹊跷。

看话本时她不是没怀疑过原主的突然晕厥,只是此处前情一带而过,并未提及细枝末节。豆腐西施当年能做下偷梁换柱的举动,今日若想害她倒也不奇怪。不过刚刚一碟子饼大家随手取拿,豆腐西施自己也吃了,照理说不该有什么玄机。

见大家都面带疑惑的愣着,豆腐西施擦擦嘴上的豆粉,开始祭出正题转移视线。

在她讲述十六年前的事时,刻意隐去了自己参与的部分,将自己也描述成如伯府夫人一样不知情的苦主。

听话间,桐家二老的情绪跌宕起伏,百感丛生。余三娘更是不时的抬手抹把眼泪,哆嗦着嘴唇偷偷瞥一眼女儿。

待豆腐西施将整个故事讲完,二老的目光齐齐落在桐小堇那破了几个洞的粗布衫上。心下不由得生出一丝愧疚。被他们穷养了十六年的养女,竟然是位伯府千金!这些年来她跟着他们上山下地,砍柴耕田,没漂亮衣裳穿也就罢了,连病了都只能*命硬抗。

当年收养下这孩子,到底是算行善,还是作孽……

看出爹娘的情绪,桐小堇起身走到跟前攥起二老的手,温言安抚:“爹,娘,你们放心,就算是忠正伯府要将女儿认回,你们也是女儿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世人都道生恩不及养恩,女儿咿呀学语时唤出的头一声‘爹娘’是你们。如今女儿十六了,迟早要出嫁,有无此事都无法随时侍奉在爹娘跟前,但爹娘的养育之恩女儿一刻不敢忘记。”

她苦笑:“至少日后爹娘再有个头痛脑热,是不短银钱了。”

之后,是一番弥久漫长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宽慰。

良久,桐家二老终于止了哭啼。甚至拍着桐小堇的手,嘱咐她这种话到了伯府可不许说!高门虽有高门的逍遥,却也不比小户随心所欲。伯府规矩大,去了一定要用心研学,把这些年误了的早些捡起,免得旁人看笑话。毕竟她如今这身份,是要找个好婆家的。

桐小堇乖巧的点头,假装一一记好。一家人破涕为笑。

其实她想说爹娘的担忧大可不必,她本就将门贵女出身,缛礼烦仪懂得自是不少,说起来进个伯府,还是低就了。

恢复情绪的余三娘,转而问一旁被晾了许久的豆腐西施:“伯府打算何时来接我们小堇?”

探头看了眼屋外的日头,豆腐西施笑答:“过午才来,还够你们一家好好吃个散伙饭的!”

正大咧咧的笑着,豆腐西施恍然察觉到桐家三人面上的不快,忙止了憨笑急急改口:“团……团圆饭。”

这顿桐家的‘团圆饭’,豆腐西施也硬着头皮凑上了桌。并非是她贪嘴这一顿荤腥,而是迟迟等不到桐小堇的发病,她不敢离去。

奇怪,虽说那掺了蓖麻的饼子桐小堇只咬了一口,可照楚娆所说,是闻一下都要出事的。就在豆腐西施满心惆怅之时,忽见坐在对过的桐小堇皱眉做了个以手扶额的动作!

难道是头晕开始发作了?

豆腐西施两眼冒光,急不可待的问了句:“小堇可是不舒服?”

桐小堇笑着将手落下,摇摇头:“窦婶儿,我只是突然想起隔壁交好的常姐姐。这一进京怕是许久难再相见,该去道个别。”

“噢——”豆腐西施默默的拾起碗筷,扒了两口饭掩盖面上的失望。

余三娘笑着摸摸女儿的头:“快去吧,把梁上挂的腊肉剪一块送去。这些年常家没少帮衬咱们。”

桐小堇点头离桌,取了腊肉出门。豆腐西施怏怏的看着她欢快的就差蹦跳起来的小身板儿,心下越发的堵。这时听到余三娘又念叨:“小堇这孩子心思细,定是觉得日后不能守在我们老两口身边,吁请常家照拂。”

*

常家姑娘比桐小堇只长一岁,是原主一起长大的闺友,也是桐小堇来此处后唯一能说上几句贴己话的人。

说来也是缘分,常姑娘打几年前就进到大户人家做细使丫鬟,原本半年归家一回,往返不过两日的假。偏巧那阵儿得了风疹,主家怕将病气过给旁人,便将她打发回家休养。而刚刚穿来此地的桐小堇,正是两眼一抹黑迷茫之时,难得遇到个年纪相仿又愿与她亲近的,一来二去日渐深交。

这会儿桐小堇提着腊肉到了常家,从常伯口中得知小姐妹昨日已被主家叫回。因主家来车接走的急,没顾上给她打招呼,却留了半块金乳酥给她。

桐小堇笑着将那半块酥饼用粗布帕包好揣进怀里,这是与小姐妹儿时的约定:有福同享。

常姐姐在主家不论得了什么好东西,都会留一半等着回来给她。即便点心干硬了不适口了,桐小堇还是觉得无比珍贵。这种廉价又无价的友情,是她打小长在将门里不曾体会过的。

放好金乳酥,桐小堇掏出另一个裹着的布帕,将东西递到常伯手里:“常伯,麻烦您帮我看下这东西可有问题?”

常伯年轻时曾在药铺做伙计,对药材很是精通。他纳闷的看了桐小堇一眼,从这丫头脸上看出事态严重,隧将布帕打开,将里面东西捻碎,凑前细闻。

“这豆饼无毒。”

桐小堇锁紧的眉眼舒展开,但接着又听到一句质疑:“不过这豆粉里面为何掺了蓖麻?”

延伸阅读

大同正时达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uex5.shtml
正式达是什么?正时达城市配送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以货运出租车模式运营的专业化城市配送

美国私塾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ur3p.shtml
美国私塾是指美国地区的学校、教育理念相结合的一种新教育模式,美国私塾把美国教育注重能

沙格士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ak83.shtml
沙格士服饰有限公司秉承的是“后工业时代”人们对服饰的理解和需求,研发设计出打破传统牛

九掌柜棒棒鸡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4ti.shtml
九掌柜秉承“传承、弘扬、创新、分享”的理念,和“新鲜熟食行业健康发展”的企业价值观,

南国翡翠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at3.shtml
南国翡翠品牌的魅力在于具有共赢发展的操作实力与同舟共济的合作信誉!南国翡翠珍惜行业优

颐丰白酒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x78v.shtml
颐丰白酒公司坐落在中国酒都宜宾,宜宾古窖佳酿宜宾古窖品鉴宜宾古窖珍酿宜宾古窖典藏宜宾

博世洗衣机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bo8y.shtml
博世洗衣机加盟详情博西家用集团集团于1994年正式进入中国,迄今为止,已投资创建了三

美晨机械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ge41.shtml
从事联轴器、减速机支架的研究、生产。我们各种设备齐全技术力量雄厚生产各种类型联轴器,

美佳国际化妆品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gijp.shtml
美佳国内外化妆品严守产品品质,秉承打造护肤保养圣品的传统,效力于精心打造美容科技的研

纽艾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nosj.shtml
纽艾空气净化消毒机,采用低温等离子的技术,主动出击,捕捉空气中的有毒有害物质,打断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怨偶佳成之人王姬典

    正抱着小番茄正准备吃早餐的秦小川,听见门口一阵马蹄声。然后便传来一声尖尖的嗓音,“陛下使者小李子奉陛下旨意,请地脉一族少主进宫觐见!”秦小川早就料到人王姬典会知道昨夜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宣他入宫见面。杨蒴和紫云也走了出来,两个人精神都不是很好,大概还没从昨天的变故里缓过神来。秦小川说道,“我要去见人

  • 洪荒永恒之白莲无垢第七章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无限类似于,中国古代汉朝末年的时空。因帝王的昏聩,以及宦官的势大,地方的过于强大,天灾人祸的出现……所以,汉王朝已经摇摇欲坠。不久之后,将会进入群雄逐鹿的争霸时代。将会有无数闪闪发光的杰出人物涌现出来。以上,是整个世界的大背景观。具体发生在这个世界的剧本,是一位世家女的重生故事。因为前世,世

  • 都市之盗窃诸天第3章在线阅读

    车开到了,军队前面的山上,突然不动了,我们下车一看,原来是发电机坏了,可是修不好了,在山上我们看到了整个城市都被破坏了,那高楼大厦都变成一片片废墟,唯独剩下我们几个人时,我的心情极度悲伤,因为这个城市都没了,还怎么活下去,我都都快哭出来了了,这时唯芳蹲下来说,“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你别伤心了洪波

  • 警涩年华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号钟(1)两人出现的地方是一片郊外,背靠青山,脚下是土路,上面有车轴行过的痕迹。号钟左右观察了一下,兴奋地拉起容樽的袖口,“大人!我认识这里,从前跟着君上的行猎队伍来过,再往东走不远,就是齐国都城了!”容樽拽住他,安抚住少年激动的心情,“先别急,我们得想想怎样才能到你君上的身边。”号钟懵懂地看

  • 好男人贝内特先生裴老太爷

    裴老太爷的原名叫裴修延,二十二岁的时候被抓去充军。在战场英勇杀敌,受到领导赏识,一路提拔,没过两年入了开阳侯宋老侯爷的眼,提拔到了身边。宋老侯爷戎马一生,没有太多时间发展高雅的爱好,一定要说个特长,那也无非就是一些五行八卦,北斗星学。也就懂个皮毛,不妨碍他喜欢给下属测算八字。你比如说刘巧妹的男人、裴

  • 重生之商业大亨在线阅读第1章

    放学了,寂静的教学楼,某个楼梯转角突然传来了声音。“你放开!”面容俊秀的男孩背靠着墙脸色平静,而罪魁祸首正在壁咚他。闻言罪魁祸首挑眉笑了笑,“好不容易逮到你,放...是不可能放的,放了你就跑了。”男孩看了男子一眼,冷淡地说:“不跑是傻子。”“你长得真好看。”刻意压低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在男孩的耳边慢慢响

  • [综]教主大人,您又拿错剧本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何徐行本来还想继续隐瞒下去,可是,这一刻他突然想豁出去了,他眼圈泛着红,说道:“是的,咱们以前认识。”吉焱问:“那咱们以前是什么关系?”“**。”何徐行缓缓的说。“**……”吉焱喃喃低语,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原来他们以前的关系这么亲密,怪不得每次见到何徐行时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去靠近他,原来他们曾经相爱过

  • 忘川有约在线阅读第6章

    夜幕降临,皎白的月光倾泻,仿佛为大地披上一层神秘的白纱,飘渺虚无,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祥和.后院中,小白身着一件月白色单衣,长至腰间的秀发只用一根发带松松垮垮的绑在脑后,抬头看着远在天边的月亮,静静的坐在自制的秋千上,轻轻的摇晃着,享受着这只属于自己的清静和谐.安逸的气氛让小白的心情格外安好,受到环

  • 盗墓:开局娶霍秀秀胜捷军使

    楚天涯身后所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家中的老军仆,何伯。看着他和往常一样,拄着根拐杖站在离自己身后不到五步的地方,楚天涯暗暗心惊:这么空旷的河岸,他什么时候来的?我的警惕性一向都算很高,却居然一点也没察觉?“少爷,是我。”何伯拄着拐杖蹒跚的走近,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深沉。他走到了楚天涯身前一步站定,以

  • 魔道衍生之曦瑶那些事儿在线阅读第4节

    “臭婊/子,装什么清纯,来,来,来,给爷笑一个。”男子伸出手来抚着她的双肩,她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动。邱伟正搂着一个女人出来,就见到一个女人颤颤巍巍的抱着头,生怕那个男人打了她,他无视而过,“我说贺总,怎么我发觉有人敢在你的地盘闹事,要不要帮你解决解决?”“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没事的,料他也不敢怎样,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