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偶像练习生】我是乾崎,我是王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时钧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双好不容易才追上玉梁皇,而他早就到铁匠铺

“老板你这里可流金古铜矿石?”玉梁皇问道

铁匠铺老板看玉梁皇有些眼生“这位公子有些眼生啊,应该不是无双城之人吧?”

“我来自雪月城,老我要的东西你这里可有,至于价钱随你便是”玉梁皇道

“嗨!有是有,不过只有巴掌大小用尽办法也没有将它融化,就拿它来垫桌角了”玉梁皇拿起桌角下的那块金黄色的石头“开价吧”

“公子若真想要,就给一百两吧”,玉梁皇毫不犹豫的拿出一定银子交给铁匠铺老板“那老板你还知这无双城之内可还有这样的矿石吗?”

“应该有惧体的我也不清楚公子你可以去看看”铁匠铺说道

“谢谢”玉梁皇有些失望,却看无双上气不接下气的看双手拄“太慢了,走吧”

无双深吸了口气追了上去“大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一闪就没影了,我师父都没你这速度,要不是知道你会来铁匠铺我找不找得到你还两说呢”

“别费话了跟上”,无双摇了摇头追 了上去“大哥你还没有告诉是什么样的护甲?”

“超光神靴、越影神行、腾雾神护、翻羽神甲、挟翼神器、逾辉神冠、绝地神能,唤之穆天七护,至于样式做出来你就会知道,去其它地方看看”无双跟他身后

“大长老他离开了,无双也随他一起离开了”宋燕回道

“恩”大长老应了一声

在城里玉梁皇二人从早晨转到近午时才把流金古铜找齐

“走吧东西买齐了”饭都没吃就要走无双这贪吃个性当然不会就这么离开

“大哥这都中午了我们先饭可以,而且我们从早上现在连一粒米都没吃过呢,我肚子好饿”无双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

玉梁皇看了他一眼,无双顿时感到全身发冷,“你说什么?”

“我什,什么也没说,天色不早我们快走吧”他可不想早死

玉当月皇在无双城之中就如一页书,似是没有出现过

“猎点东西来”玉梁皇道

无双不解的问道“大哥要猎什么?”

“你不是饿了吗,烤些东西,就看你能猎到什么了,我在这等你速去速回记住了不许用剑匣”玉梁皇在离河边不远的一棵树下坐下

无双一听到要吃的东西立马精神起来“好的大哥”便把无双剑匣放在地上

看着无双离去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嗨!一听到吃的就精神了,真是个孩啊。丫头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啊嗛”在后院练枪的司空千落打了个喷嚏“谁在骂本小姐?”

司马长风自从得知自己独女回来,就在也没理会其他的事,一心闷在府里。

唐莲这些年每日苦苦修练功力已达至自在地镜,凭借唐门暗器逍遥天镜也有一战之力

“你也该回来了吧”

“鹏儿,为娘好想你啊”萧天心心中十分挂念玉梁皇

一个时辰之后无双拉着两只狼走了回来

“我去这小子是饿死鬼投胎吗?再饿也没用不了两只狼吧”玉梁皇也是心醉了

无双把狼的尸体走到河边累的趟在河岸上“累死了”

“我去就这样睡着了”玉梁皇把弄到树下,自己除理着两只狼的尸体生火烤了起来

夜里的树林格外阴森危险更多

“啊...哎”无双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朦胧的双眼

“呦,醒了”无双闻了闻被一股肉香味熏醒,什么也顾就来到火堆旁边“好香啊,大哥可以吃了吗,我实是饿的受不了了”

“吃吧,能吃多少就吃少,吃完我传真正的御剑之道”玉梁皇咬了一口手中的狼肉,

无双见玉梁皇要传他功夫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又一个吃货,没想到我堂堂武都之皇竟然会放下身份做这些,不过这种感觉也蛮好,这就是另一种活法吧,如果在那个世界我修成九九登龙体,又何须身死道肖啊”玉梁皇不仅想起红尘雪与孤星泪那一场大战,之后又被暗影所杀,最后仅凭意志力让自己重生在这个世界,他也不会在体验这种生活了。

“孤皇,还会回去的,等待孤皇的降临吧”玉梁皇看着朗朗星空

“大哥,大哥”玉当月皇听见无双叫他“什么事?”

“大哥, 那狼肉,我还想在吃点可以吗”无双问道

玉梁皇点了点头,不由看着地上被吃的只剩骨的儿狼,“小子,你的胃是用水缸吗,一整只狼三两下你就吃了,我去”

“那个,我知道我吃的是多了一点,可是没办法从小我就吃的比别人多”玉梁皇额头爬满黑线‘你那叫多点吗,你丫的那是十个人的饭量好不好’

“快吃吧,记得把骨头埋了”玉梁皇懒得计较之些

片刻过后无双便把两狼全部肖灭了,

“御剑之道大体为两种,一者御物,通过真气凌空操控物动移动,飞行,杀敌;二者御气,化气为剑,以气剑御敌。我把御剑心法传给,至于你日后能达到何地步全凭你自己了”玉梁皇在无双眉点了一下,御剑术的心法口诀便融入他脑海之中

无双盘腿而做,按照那些出现在脑子里的文字诵读了起来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形神契合,抱元守一,炼元养素,采先天混元之气,攒簇五行,合四象,使心肝脾肺肾之五气朝元,精气神之三华聚顶!,

奇哉大道,壮哉大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

悲哉大道,哀哉大道,以道不可以返天,养人而不能长存,叹须臾之时,流光一道,

匆匆百年终淹没于浮云流水,其视生

如草芥,视命如尘灰,贤圣匹夫,皆视若是

人不养命,终有竟日,人不炼气,难脱樊笼,一气贯注,万灵聚集,

以身乃可以斩天,自然之间,冲冲默默,皆吾之命,皆吾之力,

皆吾之灵,吾身乃于宇宙自然合一,灵光流连,万灵乃循之而行,

自然浩力乃汇聚急流而至,运之可以长生,乱之可以毁天

......舞剑如星芒.若力量至时,即是御剑飞行之时,真剑仙,若修炼日深,运此术至极至,则有毁天灭地之能”

“好强大的御剑术啊,原来我们无双城御剑之术只是皮毛而已”无双此时有喜又有失落

“别感叹了,御物靠竟界,御气靠功力两者缺一不可,修练吧”,无双产刻进修练状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春树暮云在线阅读第3节

    这是……棺、棺棺材?!长生只觉得浑身寒毛倒竖,几乎是连滚带爬手脚并用的从那个特意为她打造的棺木之中翻滚了出来。这些家伙都做了些什么啊?!手脚发软,气急败坏之下,她动作很不利索,就在旁边的加州清光下意识想要过去扶她,“您还好么?”啪——长生很不客气地打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一副想要离他远一些的样子,满脸警

  • 校草大人微微甜第十章在线阅读

    夜晚风寒,直直吹得路旁杨柳哗哗作响,这风拂过枝叶湖畔,拂过夜色如梦,拂过香满楼未关的窗,拂过韩飞卿稚嫩的脸庞。“有道是,躲得过对酒当歌的街,躲不过四下无人的夜啊。”韩飞卿方才睡上几个时辰,便被一场噩梦惊醒,梦中的他不知是畏惧着什么,只觉得醒来只是甚是落寞,他不知道是什么支持他到了现在,不过是无奈,不

  • 继母难为(重生)第七章在线阅读

    画面结束后,黑壁只剩下右上角的“投影”和“镜像”四字。不知是谁先发现自己能开口的,不过片刻空间内就充满了窃窃私语。熟悉的人都在彼此交头接耳,但因人数众多,声音聚弱成强,空间内喧哗了起来。魏无羡也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小声将自己有让人免于魂飞魄散名额告诉了蓝忘机。和他的想法一样,蓝忘机也觉得这事不宜声张

  • [斗罗]痴汉攻略手册关于我是如何加入港黑的(三)

    我不知道我说的话有没有被这位太太理解,但是最后她的确也没再继续闹着离婚了。至于那位小三,不在我的任务范围内——毕竟任务只是阻止太太离婚啊。虽然我觉得那位太太一开始也没想着离婚,只是想闹一闹,然后有人给个台阶下她的气势保住了就OK。“我觉得我挺适合这个工作的!”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我兴致勃勃地和织田作

  • 位面狂徒第十章在线阅读

    “妈,我这不是……不是接到爸爸电话嘛,要送一个文件过去,我跟猪猪老师说了让猪猪在学校等我的……”慕丹晨苦笑道。“你还有理了,你明知道你妹妹反应慢,你还不去接……”舒锦见慕丹晨还要狡辩,顺手把沙发上的枕头扔向慕丹晨。“啊,妈,你要谋杀你亲儿子么?”慕丹晨怪叫一声,躲在慕丹珠身后。“慕丹晨,你个男子汉怎

  • 也无风雨第五章在线阅读

    “唔……”白成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眼之地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房屋,他缓缓起身,揉了揉还有点痛的脏腑,当下环顾四周,看到这屋内设施简单,一张方形简朴木桌,四张长凳和他身处的一张简陋床铺,在床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幅字画,上面写着一个‘道’字,字迹笔锋浑厚,有一股浑然天成之气。“吱呀~”房门被人推开,发出声响,听

  • 绝地求生之外挂克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流光带着蔷薇一同回到之前红莲宫中的那个偏殿,说是陪她一起挑几个平时用惯了的奴才,蔷薇口中不说什么,心下却是了然。这种时候能把流光引到档案馆去,诬陷自己是公主又冒充公主贴身婢女的人,除了真正的公主莲华,再不做第二人想。莲华平日与自己出宫游玩的时候,都自称叫作初五,方才流光表面平静的话语下面暗藏机锋,一

  • 夏天夏星星辰第三章在线阅读

    脉象很弱,却是非常清晰的跳动着。林若寒能感觉到,女孩的生命迹象正在好转,而且,好转的速度超乎想象。片刻后,唐邪取出吸管,并缠了些干净纱布。这些基础的医疗用具,唐邪平时都带在身上。“你是怎么做到的?”林若寒的眼中写满疑惑,她的医学造诣极深,只有她才明白唐邪那一手是多么神乎其技!那一手叫做气管直刺针,常

  • [肖战同人]一船清梦压星河在线阅读第9章

    黑影消失的太快,夏冰没有追上。“刚刚那个人就是外援啊!”布袋追过来问。“不是~”“那是谁啊,咦,冰冰这个是你的耳环吗?”布袋从地上捡到一个耳环。“这个不是我的,那是谁的,刚刚那个人的吗?”“别废话了,先上去吧~”夏冰和布袋爬上暗格的纯手动升降“电梯,快到烟囱口时,发现烟囱口有服务员在那里聊天。“我换

  • 鲲鹏大陆之盛世逍遥在线阅读第四章

    岳欢平和的目光落在墓碑上那两张很年轻的人的照片上,然后微微倾身向前,伸出手抚了抚照片上很是年轻的两个人。爸,妈,快过年了,今天给你们拜个早年,新年新气象,也希望你们保佑我甩掉这一年所有的霉运,远离傅家,有一个宁静的生活。纤细素白的手在衣袋里捏了捏什么,缓了片刻,最终将那枚小小的东西拿了出来,银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