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把高冷师叔养成了小狼狗[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一念相执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入忘给了两锭碎银,把林诚打发了回去。现在小鬼头学得可真是精明,从前的他也是这般大小,只会伸手要些瓜果。

现在倒好,便是明目张胆要钱财了。

亏了!亏了!毕竟这钱财可买瓜果,亦是可买糖与杂货,可瓜果便只是瓜果。

不过好在一路行来,他也算指点了一条明路,不然要他自己来找恐怕够呛。

沈入忘对于占卜之类的术士,总是戏弄为主,虽说这些人自称上承天命,乃是受命于天,但往往都不过是些江湖骗子。

这里是一条深巷,两侧的房屋可谓是破败,但仍旧有不少人出入。沈入忘是穷人家的孩子,彼时他尚在伏牛镇之时,父母与他也不过是住在这样的简陋小巷之中,只是亲戚朋友都住在左右,倒是极为好照应。

回到这等地界,沈入忘反倒是有几分惬意。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到这种地方了,在落鸿山弟子们都有搭建起茅房,这里往往留给第三代弟子居住,他跑这里倒是极为勤快的,隔三差五,便要与自己的师侄们打成一片。相较而言,沈入忘许是最没皮没脸的一代弟子,众人也喜欢与他一起胡闹。

虽说少不得责罚,但终究闹得极为开怀。

沈入忘倏忽之间,倒是想起自己曾经来过此地一趟,那时候,他与几个师兄弟走街串巷。这里乃是福仙镇最为鱼龙混杂的地带,在东海这块天高皇帝远的小岛上,无数的人远离中州只想在此过上平静与安宁的生活,那么这里便是绝好的去处。

故而此地变成了一行人探险的好去处,只是隐居于此的侠客不曾见到,反倒是有不少多嘴多舌的老汉总是在树下嚼着舌根。

只是隐隐约约,沈入忘却觉察到有什么不对,他总觉得这位传闻之中的“司马先生”可能并非是陌生人。他在山间认识的人实在不多,但听雨阁灭门惨案之时,并没有除了他与大师兄之外的幸存者。

当他尚在落鸿山上之时,他在一代弟子之中排行第七,是为老幺,在他上头共有六名师兄。这些人各有不同,但在师父不在的这些年间,却被大师兄依次派下了山去。

等到那伙匪徒入侵落鸿山之时,一代弟子只余下,四师兄,六师兄以及他自己,还有大师兄秦纨。而除了他与秦纨两人负隅顽抗,并在最后躲进了后山机关逃过一劫之外,其余的人都在这场浩劫之中魂归天外。

但提前下山的那几位,到了现在却仍是不知去向。

他曾经难得缠着大师兄,要他吐露一二,他得有多久不曾与这位师兄好声好气了?他摇了摇头实在不知晓。偏生他便是服了软讨了饶,一天之内显得服服帖帖,叫他往东绝不往西,他被大师兄各等姿势摆弄了一遍,却只换了一句:“今日师弟听话得很,明日好好保持。”便见他头也不回地进了屋,顺手熄了蜡烛,当真得意。

直气得沈入忘牙根痒痒,恨不得把这位大师兄剥皮拆骨了去。

但一旦想到此处,沈入忘不由得便记起这几人之中,有一位便是擅长扶乩占卜的,就连师父都对此赞不绝口。

常剑庭。

“卦者千虑,绝无一失。”

若说秦纨是落鸿山上习练道法不世出的天才,那么常剑庭便是在推演卦象之上无人可望其项背的存在。他长得绝算不上寻常,脑袋奇大,而在沈入忘的印象之中,常剑庭有一张长脸,可不知道为何在他脸颊两侧更是有一些奇异的凸起。

让他整张脸都不如一般人那样柔和。

可饶是如此,他生得居然还是有那么几分俊俏。

沈入忘那时候便摸着自己的脸,不由得哀叹道:“这世上之人总是美得各有千秋,却都不如我。”说完便吃了秦纨一记实打实的板栗,疼得他抱头许久方才停歇。

师父曾说,一人若是有其独到之处便是会生出异相,比如若是擅长先天八卦,便会做龙马之姿。

因“河图”,“洛书”乃是由龙马负载而出。

不过沈入忘看到二师兄的长相,觉得这世上呐,还是平平淡淡才是真,他对自己长相颇为满意,这天之子的异相,还是谁稀罕谁拿去罢。

如果这位闻名福仙镇的“司马先生”便是常剑庭,那么许多问题便可以解释了,作为师父的近侍,二师兄实际上远比大师兄更得师父信赖,其中隐秘之事更是知道个清楚,他既然被大师兄派下山去,自然也难保要去找那位与师父有旧的鸠摩罗大师指点一二。

那么鸠摩罗知道他的住处便是不稀奇了。

而且,又因为鸠摩罗与听雨阁之人关系复杂,所以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提点于沈入忘,却绝不敢直接说是常剑庭。

一切只会其义自见,到底是符合佛门因果之说。

只是,沈入忘叹了口气,实在不想说,为什么常剑庭宁可躲在距离落鸿山仅仅数十里之遥的福仙镇,也不肯上山与师兄弟们共御强敌,反倒是在山下苟且偷安。

虽然哪怕他上了山来,也无疑是螳臂当车。

如今山上骸骨无人收敛,已是将满山红艳化作了一场苍白丧事。

他却在不久之前,娶妻进门,大宴宾客。他与大师兄二人,在山上餐风饮露,他却是做了个福仙镇的知名人物,平日里呼唤他为大师之人,比比皆是,他也甘之如饴。

挺可笑的,沈入忘摇了摇头,但一想到他人际遇,毕竟人各有志,所以也不想多加置喙了。

周围的人群和炊烟渐渐少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肃杀与落幕,此时正近于晌午,家家户户有的烧起灶台准备将昨日的冷食热上一热,有的则干脆就着小菜,嚼上一二馒头便算对付。若是大张旗鼓,便会误了下午上工,要扣了工钱。

可不知道为何,沈入忘只觉得有一股寒意,直逼他的脊椎,仿佛有极为恐怖的东西正在尾随其后,叫他毛骨悚然。

他并没有回头,只是一闪身,便钻进了附近的一条小路之中,这里经过他的观察并没有什么人烟,也没有人住在这里,两侧房屋之中一侧已是坍塌,露出里头的陈设来,应当是过于偏僻了,就连住在这里的人的后裔们都不愿意在此久留,兜售更是无人问津,干脆便空置了下来。

而另一边比起这里也好不了哪里去。

随着他偏离路线,那股离奇的冰冷感也消融殆尽,他长舒了一口气,是什么人?沈入忘没有什么头绪,先用排除法,排除“压口钱”。众所周知,鬼不于白天出没,那么这一伙人便不会再此处进行袭扰。

是鸠摩罗,还是那些留在山上的正道人士?他不敢确定,也不敢随意怀疑。就在他思绪万千之时,那股诡异的气场忽然又锁定了他,而且这次他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杀意。

就在他感受到的一刹那,几道气流犹如炮弹一般射向了他,他堪堪避过,原本立足之处已是多了几个窟窿,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青砖。

而此时,沈入忘也看到了那个袭击者的身影,他身上穿了一件不知由什么禽类羽毛编织成的大衣,整个人的形骸隐藏在其中,看不分明。

他一击不中,身形像是融化在了空气之中,逐渐变得透明,以至于最后消失无踪。沈入忘吹了个口哨,那三只骷髅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那股阴冷的气息还未消散,他伸手掰下其中一只骷髅的几枚牙齿,犹如天女散花一般,向一个方向抛掷了出去,那个被拔了牙的骷髅一脸懵逼地看着沈入忘。

“趴下!”许是沈入忘刚才的攻击惹恼了那个杀手,随着他一声怒喝,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骷髅兄弟,脑袋已是被狠狠地撞飞了出去。

此时沈入忘急忙站起身来,他又是往其中一个骷髅身上一掰,那个脑袋被击飞了的骷髅,颇为生动地双手一摊,仿佛在说:“怎么受伤的总是我……”可此时沈入忘已是没空再料理他,他将那根胫骨犹如投掷标枪一般丢了出去,只见在半空之中仿佛刺到什么,一阵殷红的血花喷洒了出来,染红了地面。

行凶者却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沈入忘赶紧跑了过去,他一把拔起那根胫骨,却发现它已被人强行拔出,插在了一处的黑土地上,而那人已是消失无踪,那股叫人心悸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不再出现了。

他抹了把汗,顺手将胫骨丢给了他的主人。他蹲下身,看着地上的这滩鲜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转瞬之间就止血走人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沈入忘总觉得那人的声音有那么一点熟悉。此时,不远处的拐角传来了一个声音。

“司马先生你回来了?哟,这不是码头上才有的白鱼吗?晚上给尊夫人煲汤吗?”仿佛是一个颇为老迈的镇上居民正在与人发问。

他的话显得颇为友善,应当与来者颇为熟稔。

“方老伯,内人方要临盆,福仙镇上,唯有鱼儿与野味最为肥美,我已是托了镇子里的猎户,若是遇上上好的鹿肉,可给我留下三四斤。”

这个声音……

沈入忘叹了口气,果然是他。

少年道人看到拐角走出来一个二十出头,作文士打扮的青年,他长相不俗,言语谈吐,尽皆风流。此时的他手里用草绳扎了一尾白鱼,拿捏地颇为小心,仿佛若是一个不留神,便会让这位肥鱼溜个无影无踪。而此时他正转过头去,仿佛还在与他口中那位“方老伯”讲话。

他满脸的笑容却在转回来之时愣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晴不定与阴翳。

“司马先生?”沈入忘忽然笑了出来。

“小……”

“常剑庭,别来无恙呐。”沈入忘用一种带着戏谑的语调轻声说道。

延伸阅读

平阳几许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hzp.cn/bngi.shtml
确实是很挑战想象力,来之前迪力热巴想象了千百种田园画面,却没有想到过来之后,就看到三

武炼三元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mzhzp.cn/sp3t.shtml
午间的课室静悄悄的,只有夏仓沫在里面埋头认真写着什么东西.墨御风,墨御风,墨御风..

乱古神帝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hzp.cn/a78v.shtml
妈妈成植物人之后的第四天。我没有去上学,这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我的冥妻之隔阂(3)  http://www.mzhzp.cn/ai63.shtml
你暗自计算着自己存活到最终的概率。虽然张东升答应与你重新开始,可你也没有完全相信他。

女配是大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mzhzp.cn/sby3.shtml
周围一片嘈杂,脑袋嗡嗡直响,胃里空空,口中直冒酸水,李落很纳闷,明明撞的脑袋,怎么像

洪荒之武破苍穹之你只能被我欺负  http://www.mzhzp.cn/66h4.shtml
张诗涵和叶萧俩人往会所门口走去。忽然,一辆红色的跑车奔着张诗涵径直开了过来。“小心!

好男人,就是个笑话【都市】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mzhzp.cn/6745.shtml
苏慕晚的眸子倏然一紧,戒备地望着萧临衍。“同样的木火灵根,慕卿的灵力纯度与寻常人的不

当我们逐渐消失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mzhzp.cn/pmqf.shtml
“不过我刚才看着你修炼,好像你的魂力是紫色的,而且并不是吸收的魂力,就好像是你自己的

把你们班主任叫来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mzhzp.cn/pgri.shtml
一、公安局会议室中,刑警们在开会。“死者二十岁,女姓,独居,在夜店工作,三天前,在家

倾世爱恋之魔尊休想逃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mzhzp.cn/a6j9.shtml
江眠的笑忽然凝固在了嘴角,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从后排走过来的人。修长的腿,戴着黑色的鸭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心天觉之礼物赔偿

    这天放学后,白夜照常又出去找工作。刚要走出校门,突然驶来一辆跑车,一声尖锐急刹,紧停在跟前,拦住了她的去路。白夜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又是开学时她撞到的那种黑亮低矮的轿车。车窗降下,万峰歪头挑眉看着白夜。白夜一窘,扭头就走,想要绕过车尾。可车子也马上随之后退,挡着不让她绕过去。白夜又转身走向车头方向

  • 妖非草木·故事集在线阅读天冰府

    段羽毕竟仅仅是八万年修为的海魂兽,虽然具备一定人类的智慧,但也很有局限,别说断羽融入人类世界还是不够深,就算人类魂师彼此之间也不能完全清楚彼此魂技的特殊性,那可是近乎保命能力,怎会轻易暴露。碧鳞蛇皇的碧鳞分裂是融合沙漠毒蜥的细胞分裂再生能力,根据魂力分裂数十条甚至数百条蛇分身,只要有一条不被杀死,都

  • 精灵世纪之神兽训练家在线阅读第八章

    赵家婶娘一看是他,也不缩脖子了。她早知道乔家老大是个死读书的病秧子,要不是也不敢背着赵德申就来乔家退了两家早就订好的婚事。现在见乔郁来了,反而给她壮了胆似的,一指乔岭尖声叫道:“瞧瞧,还想打人呢,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弟弟,乔家规矩都让你们给败光了。”乔郁一把推开了她指着乔岭的手,说道:“既然是乔家的规矩

  • 罪无可赦的故事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时看着眼前非要拉着自己拜把子的少年,韦阳心中一动,道“来,既然你认我做大哥,这就当做大哥给你的礼物了”。????说罢,便将桑桑以及一些干粮放在了宁缺怀中,不过大黑伞韦阳是不会给的,这玩意可是神器!????宁缺傻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婴儿,那是越看越可爱,甚至都不想撒手了。????宁

  • 粉妆夺谋之谣言

    这些人谢童鸢都认得,荆旭也曾直言过她们的来历。由于荆旭年余二十有五还未娶妻,甚至不近女色,以周允熹为首的几个顽劣皇子世子,以关怀为由,先后送来三名身份家室不尽相同的女子,荆老夫人正愁儿子身边没女人,求子心切的她不顾荆旭反对,都将人留下了。为首浓妆艳抹、小露香肩的女子名叫晚枝,原是京都最大妓院飘香苑的

  • 晨星坠之第九章

    玄渊大步朝着不断传来喧嚣吵闹声的主院走了过去,刚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得院中传来瓷器被重重砸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声响,而在阵阵噼里啪啦声中,是带着愤怒的怒吼声。“李氏,你给我说清楚,我儿英杰是不是你害的?昨日大夫尚且说他病情好转,怎地今日就突然去了?”洛宁侯愤怒的质问声随着打砸声在主院中响起,语气中是毫不掩

  • 回到地球做赘婿在线阅读第5章

    “为什么……给阿渔?”陆渔紧紧盯着老陆头眉间的褶皱,慢慢道,“阿渔没病。”从去年秋天到冬天,她都在山脚下捡柴,越是靠近大山密林,她好像知道的就越多。身体舒服,脑子也舒服,像是身上的束缚都没了。今天进了深山,这种感觉尤甚,她知道自己没病。老陆头慈爱地看着她,“爷爷知道阿渔没病,可阿渔身子骨弱,得补补。

  • 狐妖小红娘之花若怜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如初见之等待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第二天周二,下午一到下班的点,我跟同事们打了招呼就往外走,同事们看到我按时下班都还有些惊讶调侃了我几句,我开了几句玩笑也并没有过多的逗留,坐电梯到了地下车库。打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我却发起了呆,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 我渣了受苏男主怎么破第2章在线阅读

    2*10年10月10日,南都,机场T2航站楼。寒风冷冽,青云预压的天边挂着奄奄一息的冬阳,实在感觉不到温暖。但女孩从机场出来时是浅笑的。她有一双本就会笑的眼睛,连酒窝都是月牙形的,虽然只有左侧有,可笑起来明媚清丽。但是走出机场,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湮没。没了弯弯的眼,也没了酒窝,

  • 老子能吸收灵魂之第九章(9)

    声音就在耳边,林蕙迷糊了片刻,立刻就发现自己竟然是被穆琏抱着。长大以后她从来没被男人抱过,虽说这只是个书中人,可有鼻子有眼的,身上还传来一股淡淡的松木香,林蕙脸莫名一热,沉声道:“你放我下来。”话音刚落,双腿已经着地。身侧的男人负手而立,淡淡道:“你刚才晕了,我只好抱你回来。”哦,她想起来了,她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