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精灵世纪之神兽训练家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我是菜徐昆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乔郁没像他以为的那样彻夜失眠,他甚至没有思考到后半夜,就被汹涌而来的困意打倒了,睡了个日晒三竿。

还是乔岭蹑手蹑脚的把手放到他鼻子上的时候才醒的。

见他睁眼,乔岭着急忙慌的把手缩了回去。

乔郁睡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

“干嘛?怕我想不开寻死啊?”

乔岭转了转眼珠子,说道:“我把水烧好了,你今天要出去看看么?”

乔郁本能的想摇头,但忍住了,他已经在床上窝了三天了,除了上厕所,连房门都不出,一方面是因为“乔笙”这个身体缠绵病榻太久了有气无力,另一方面是他借着这个房子来逃避他不想面对的现实。

但昨天晚上都已经把话说开了,他再扭扭捏捏的也不像话,而且总不能逃避一辈子然后靠个小孩子活着吧,说出去不够丢人的。

乔郁一翻身把被子掀开了。

然后被寒冬腊月的冷空气冻的一哆嗦,又慌忙把被子盖上了。

“快,把衣服给我递过来。”

乔郁缩在被子里把袄子穿上了,然后一头雾水的研究了半天,系上了外袍上无比繁琐的扣子起了身。

屋子里的火盆已经灭掉了,阳光透过纸糊的窗子,变成一团一团模糊明亮的光,寒冬凛冽的空气吸一口都是透心的凉,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乔郁觉得吸进去的空气格外的干净,说不上来的沁人心脾。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再世为人的感觉吧。

乔郁咂了咂嘴,觉得自己格外矫情。

这个身体比乔郁想象的还要差,昨天他进进出出了两趟似乎都没什么大碍,今天被太阳一照,却莫名其妙的有点头晕眼花,归根结底到底还是个病秧子。

他一把拽住乔岭:“快,扶我一下,晕。”

乔岭使劲托住他的手,怕他一跟头栽下去。

乔郁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缓过劲来。

然后他在乔岭怪异的目光中绝望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果然可怜的没有一丁点多余的肉,更别说乔郁之前花费了大半年时间才练出来的腹肌了。

他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哀叹自己说没就没的腹肌,乔岭就已经扶着他进了厨房。

厨房在院子的南边,昨天晚上乔郁来拿锅和肉的时候来过一次,不过那时候就点了一盏油灯,除了眼前那一块什么都看不清楚,所以他也没仔细看,现在才总算是正儿八经的仔细看了一眼,却发现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

一个土灶台,一个半人高的木质橱柜,角落里一堆干柴,就是这个厨房里所有的东西了。

乔郁又忍不住的悲从中来。

他昨天吃掉家里最后一块肉的时候都没这么伤心。

他家里那个花了大价钱置办齐全的厨房啊,能拿过来一半的东西也行啊。

乔岭松开他的手,小跑出去端回来一个木盆,接了半盆凉水放在灶台边,从灶台上的那口锅里舀了一瓢水兑了进去,伸手摸了摸然后回头看他。

“洗一下吧,我去淘米煮粥。”

乔郁一把把乔岭给抓住了,“别了,我来吧,都好了还让你做,多不好意思。”

乔岭仰起头来看他:“你知道家里的米放在哪里么?”

乔郁回头看了看橱柜,“没在那里面么?”

乔岭抿了抿嘴:“灶房有耗子,放在那里面会被它连柜子一起咬穿的。”

乔郁再次震惊了,都家徒四壁了,居然还有老鼠。

乔岭已经拨开他的手又跑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子,估计是米。

乔郁洗脸的功夫,乔岭已经舀了米淘好倒进锅里了,然后加了满满两瓢水,盖上了盖子。

又麻利的往灶孔里添了柴,用吹火筒朝里面吹了两下。

熟练的乔郁都忍不住想要叹气。

米汤开始咕嘟咕嘟冒泡泡的时候,乔岭起身在橱柜里拿了个碗,从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坛子里挑了两块腌好的萝卜。

“泡菜?是你自己腌的么?”

乔郁凑过去掀开坛子闻了一下,酸香四溢,除了刚刚乔岭夹的萝卜以外,还有大半棵破开的白菜,像是刚泡进去不久的,看起来还很新鲜。

乔岭的动作顿了顿:“不,是兄长腌的。”

乔郁咳了一声:“那个,不好意思啊。”

“没事。”

乔岭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声,将橱柜上面的盖子掀开,露出藏在里面的菜刀和案板。

乔郁在乔岭拿刀之前截住了他的手。

“我来吧,刀工这个活,你放心,我肯定比你熟。”

乔郁挽了挽袖子,把粗糙却锋利的菜刀颠了颠,然后手起刀落的切了一下。

幸好,虽然身体不是他的了,但手感还在。

酸脆的萝卜被他几刀切成了片,又倒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切成了丝,粗细均匀的像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乔岭直接看直了眼。

“怎么样?比你厉害吧。”

乔郁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挺没出息,居然在一个半大孩子跟前嘚瑟起来了。

乔岭用力点了点头,然后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兄长不会做饭,父亲说了,他那双手天生是要拿笔算账的。”

乔郁也跟着沉默了起来,然后一边把酸萝卜丝放进碗里,一边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家,我是说乔家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能跟我说说么?”

一顿饭的功夫,乔郁就把乔岭身上发生过的事情摸了个通透。

说简单也简单。

无非就是父母双亡,家道中落。

可说曲折,也确实是曲折。

乔家原本虽说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但在天子脚下做着小本生意,手里多少还是有些积蓄的,所以乔家两个儿子从来也没有过过缩衣节食的日子,不过那都是乔家顶梁柱还在的时候。自从乔老爷子与夫人意外去世之后,乔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全都落在了大儿子乔笙头上,可惜乔笙生来不是个做生意的料,再加上年纪还小,人情世故了解的也不通透,没两年生意就做不下去了,一来二去,在乔家做事的人也散了个干净。乔家原本就是从别处迁来京城的,只知道老家在晏州,却并不知道老家还有什么亲戚,所以算起来,乔家差不多就只剩下乔笙和乔岭两个。铺子关门后,乔笙日日自责是自己没看好爹娘留下的家业,原本就体子不好,后来干脆就一病不起了,为了给他治病,乔岭托乔老爷子的旧友卖掉了原本爹娘留下的大院子和最后那点积蓄,另外给他们在偏僻的地方买了个破旧的老房子,却仍旧没能把乔笙治好,还是在寒冬腊月的天气里咽了气。

然后乔郁就来了。

乔岭说到这就停了,听的乔郁十分憋屈的叹了口长气。

然后又忍不住摸了摸乔岭的头。

“你兄长也病了好些日子了,你们吃的从哪儿来的?”

乔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扯出一块拇指大的玉。

乔郁对玉没太大研究,也看不出值不值钱,只知道雕刻的还挺漂亮,正面看是个上小下大的葫芦,背面则工工整整的雕了个岭字。

“兄长让把他的那块玉当掉了,换了几两银子。”

然后连药钱带饭钱,用了大半个冬。

“家里还有钱么?”

乔郁随口问道,然后又觉得问的太过于直接有些不太妥当。

但乔岭却十分自然的点了点头说道:“还有几十文钱,在床下的罐子里。”

乔郁不太清楚几十文到底是多少钱,但家里还有点钱多少让他安心了点,至少在他想出到底怎么办之前,不至于吃不上饭。

乔岭见他没说话,咬了咬嘴唇之后,把自己脖子上的玉解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到了乔郁面前。

“如果你觉得不够就把这个也当掉吧。”

乔郁回过神来,态度十分强硬的把玉给乔岭塞了回去。

“拿着,等到真的吃不起饭了再说,况且你也太相信我了,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玉跑了?”

怎么说也能换点钱吧,乔岭宝贝似的贴身戴着,说让他当了就当了?

乔岭脸色白了点,沉默的没说话。

乔郁又叹了口气:“放心,我说话算话,说不会丢下你就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用这样讨好我。再说了,我对这个世界一窍不通,指望你的地方还很多,别害怕。”

乔岭还是沉默着,但把玉葫芦重新系到了脖子上。

两个人一时无话,乔郁想了想,又问了点别的。

“上次我迷迷糊糊好像问过你现在是哪朝哪代,你再跟我说一遍吧,我不记得了。”

乔岭点头。

“现在是同顺十九年,国号为央,我们所在的地方叫汉阳城,是央国的都城。”

“等等,央国?”乔郁用脑子里所剩无几的历史知识琢磨了一下,这绝对不是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的任何一个。

他出现在了一个完全没有踪迹可寻的历史国度中。

用文艺一点的说法,叫架空。

好处是他可以随意作死不用担心改变历史轨迹。

但在乔郁看来,改变历史轨迹的都是些大人物,他完全没有这样的志向,也没这样能力,能吃饱喝足不饿肚子,他就谢天谢地了。

所以现在说说坏处。

坏处就是他唯一仅剩的那点历史知识很可能也用不上了,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两眼一抹黑。

乔郁呵呵一声冷笑,面无表情的对着空气竖了个中指。

延伸阅读

我真不适合当盟主隔壁  http://www.mingzhuw.cn/60xh.shtml
“殿下亲自出去看看也好,看是什么人这般没有规矩。”韩太傅也开口说话了。听得韩太傅也这

仙途之炮灰神术师(穿书)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mingzhuw.cn/p6a8.shtml
“禀骠帅,蒙元郡主带骑一万营外叫阵!”眼神微动,李世衍抬起头来看了看火辣辣的太阳玩昧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ngzhuw.cn/nkbr.shtml
冬阳和严世蕃二人来到了天香阁三楼最里的雅间。这是冬阳最喜欢的休息之处,纵横十五尺的空

从前满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mingzhuw.cn/p2oe.shtml
但是就在黑鸠准备撤离之际,几道黑色身影,却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旁。原来,这鬼影军团的士

星际第一美人[女A男O]14-15  http://www.mingzhuw.cn/nuy0.shtml
14我如同□□控的木偶,不受自己控制,毫无意识地拉开这场大戏的帷幕。15时间过得很快

公主他倒追总是不成功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mingzhuw.cn/j4q.shtml
原本一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梁凌风眼皮突然抖了抖,他有些艰难地睁开了双眼,与此同时,他

猎人同人——藏马猎人游无妄之灾 第一章:盗头颅  http://www.mingzhuw.cn/pzgh.shtml
三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年青,还没有结婚,那时候我天不怕地不怕,为了改变生计,我决定去

丛林死士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mingzhuw.cn/adev.shtml
有钱人的宴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方慕予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在他还很小的时候,父母还没有去

葫芦娃之老子是金乌C级职业  http://www.mingzhuw.cn/slef.shtml
“3个银币。”猴子首先说道。“我勒个去,三个?猴子你忒逆天了吧?!”许多人纷纷发言道

我放弃了成神的资格之第四章(4)  http://www.mingzhuw.cn/pdsq.shtml
谈完合同后,空正初离开了公司。白悦让他今天整理好私人物品,明天带着身份证复印件来签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天生剑体第一章在线阅读

    海圆历1492年北海铃铛岛铃铛岛原本是北海克里森王国的驻地,但是自从十年前克里森王国因为当初得到一个大秘宝却因为不肯交给当时的北海霸主文斯莫克家族,而导致灭国,只留下少数人逃走。克里森·罗亚原本是克里森王国的王子,不过王国灭亡后侥幸逃了出来。后来却被一个来自蔚蓝色的星球的人附身,那个人也叫罗亚,以前

  • 万世之计在线阅读第5章

    漆黑的宇宙空间之中,漂浮着无数巨大的机甲残肢,宛如巨浪般的火焰肆虐在宇宙空间之中,而在一座残破的宇宙战舰之上,两道瘦小的身影看着身后那滔天火海,小脸上满是泪痕,双目之中满是不甘与痛恨,因为在那火海之中还有一道更加娇小的身影,而她,正在被这火海所吞噬!古同猛地从噩梦中清醒过来,额头上满是冷汗,他看着周

  • 重生仙帝逆沧溟刺客

    浅月司命不安地看着两人,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卖了……“你为什么不杀我?”副将问。“与其根除所有想杀我的人不如做一个谁都杀不掉的人,再说了,把你杀了会有比你更厉害的过来杀我。我现在的实力不够,又有伤在身。”珏·方镰淡然看了副将一眼。“还是留着你比较好。”“我不会感谢你的。”副将道。“无妨。”珏·方镰淡然道

  • 冠位网络偶像在线阅读第五章

    继续沿着植物图样一路搜寻至今,曹沫只剩下孤身一人,这一路他经历了大半生没经历过的惊险恐怖,他的伙伴一个个死在他身边,野外的生物,没见过的疾病,杀死了他身边的十七个人,这使得已经40岁的曹沫陷入了迷茫,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想,原本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曾经是有过惊喜的,却因为至今没有结果,而使得他觉得度日如

  • 修仙之论路人甲的修仙日常在线阅读第7章

    大殿外,曾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面对敌军千万,也古井无波的李靖,此时却是焦躁不安,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圈了。特别是看到进进出出的天策军,就令他更加心寒了。他数次想闯入大殿,都被大殿外的中年太监笑着礼貌地拦了下来。“高公公,你就让我进去吧。若圣上怪罪下来,我自己承担。”“卫国公,你就不要为难奴婢了。

  • 美漫:最强圣斗士第2章在线阅读

    龙历660年2月中旬,刚刚过了年关不久的华夏大地,全国上下还弥漫着一股喜悦的气息,四处张灯结彩,家家户户的门口张贴着联,就连帝都也是毫不例外。虽然到处还残留着新年的欢庆,依旧化不尽帝都各大学院紧张肃穆的艺考氛围。每年的这个时候,帝都内往往都会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大量的年轻男女,他们怀揣着梦想来到了这里

  • 武侠之最强镖局在线阅读第二节

    晚上放学回到家,夏暖晴看到了一桌子的菜,忍不住上手要抓,在厨房忙里忙外的母亲看到暖晴要偷吃赶紧上前拍了一下她的手说:“别动,一会儿家里来客人。”“什么客人,这么兴师动众。”说完便嘟个嘴,进屋酝酿诗词去了。没一会,门铃响了,“晴晴,快出来一下,来客人了。”母亲高兴的喊到。夏暖晴赶紧从书房小跑出来瞧瞧到

  • 逆天都市仙帝向网络文学的进军

    在两人‘无赖’外加‘撒娇’下赵云只好又带着两人打了几把英雄联盟,当然每次都是赵云带领全场虐杀对方的情况。每局打完陈贺和郑恺都是以看‘怪物’的目光看向赵云,他们怎么都不明白为何一个新手为何会那么牛B,最终两人得出‘**天才’的结论。“啊,天色这么晚了,该睡觉啦”陈贺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晚上23:00说道

  • 勇者男票已黑化在线阅读第五章

    离开了所谓的基地,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繁华和喧嚣,人们匆匆忙忙的走在街头,温阔始终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电视机里的世界一样,不到两天时间,自己的世界观砰然破碎,一切的一切,让温阔觉得自己需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去那呢?去酒吧?大白天的去个鬼啊!哪里估计都没开门,不如找个地方静一静吧!不得不说

  • 剑起血晶第二章在线阅读

    清欢从剧痛中挣脱开来。眼前是弥漫的摩诃曼陀罗华曼珠沙华。红似火,艳似血。是彼岸花。那么,眼前这奔腾的水,便该是忘川了吧。自己是死了么。在为林暨南挡了那一枪以后。清欢轻扯嘴角,似笑非笑。这短暂的一生说不上究竟是悲伤多一点还幸福多一点。明确一点的感觉只能说是——解脱。这庸庸碌碌,颠簸坎坷的一生总算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