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大明1630之打尖!(收藏~评论~)(9)

作者:奶瓶战斗机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宝贝葫芦的吸力越来越强,修风老爷子和艾琳在一丈远处都能感觉到体内心海的躁动不安,虽然他们都是普通人,但是也仅仅是心海没有魔法师那般强大罢了。

好在此刻易风的表情还很平静,ròu眼可见的七彩光芒飞速的往葫芦里填充着。

“这葫芦怎么这么大!咦,我的精神力怎么几乎没消耗啊?”易风好奇地探查着自己的心海,发现精神力的产生速度远大于输出速度,这一发现将易风吓了一跳,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易风可以随心所欲的挥霍着精神力,还不用担心精神力耗尽的窘况,但是为什么出现了这种情况呢?莫非是那颗白色的心脏的关系?

易风微眯着双眼,瞥了一眼心口窝处,只见此刻那颗白色的心脏正散发着强大的波动,源源不尽的精神力就是从那里产生的,并且这种精神力比起易风自己凝实的纯度还要更高,威力还要更强。

难道这颗心脏大有来头?待会储存完精神力问一下修风老爷子,他见多识广。一定知道这心脏的来历。

直到天空中悬挂的太阳变成了圆月,易风还在持续的往葫芦中输入着精神力,且强度不减,这在修风等人的眼中就有点骇人了。他们完全知道这种强度的输出精神力是有多么累,本来说好了只铺平葫芦的底部便可。

他们还是害怕易风年少轻狂,逞能企图将葫芦完全装满。

“最后一刻钟,不管易风结未结束,我都要将他叫醒,这样下去会伤了根基的。”修风担心道。

话音未落,易风就睁开了双眼。“幸不辱命。”

“哈哈哈,多谢易公子了!救命之恩来日必有重谢。”修风老爷子激动感激的接过葫芦,连忙查探了下精神力储量。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觉满满的精神力几乎就要溢出葫芦了。惊得修风老爷子急忙盖上塞子,像是怕七彩精神力蒸发了一样。

“修风老爷子那里的话,晚辈为前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晚辈的本分,谈不上什么谢与不谢。”

“哈哈哈,你这小娃娃,人不大,zui却到ting甜,艾琳啊,你也不小了,那什么……哎呦!”修风老爷子还没说完就被艾琳害羞的扭了一把。

“易大公子,念在你救了我父亲一命的份上,以前的事我就不和你追究了。但是,这易云是怎么回事啊?哎哎,你给本小姐站住,别跑。”

没等艾琳说完,易风就撒了丫子往外窜,生怕被这个小冤家逮住。

一周后。

“易风拜见修风老爷子。”

“风儿不用拘泥于虚礼,都是一家人,坐。自从你帮我给补充满葫芦的精神力,我这一天天的感觉好多了,起码能给我不少时间安排一下家中之事啊,这一切可多亏了风儿啊。”

“老爷子言重了。易风此次来是想要和修风老爷子告别的,晚辈这次出来历练也很久了,再不回去家中就要担心了,至于艾琳那里,烦请老爷子帮我打个招呼,我不喜这种离别的场景。”

“这么快,好吧,我就不留你了,我给你派遣一队护卫,你不用推脱,哈哈,你还小,我不放心。”修风老爷子执意道。

“那多谢了,易风告辞。”

易风领着一队护卫并没有走大道,而是抄了条小路顺便看看易家名下的产业和老百姓的生活。

易家家大业大,繁荣数百年还能在qun雄争霸中屹立不倒,这根基自然是强横无比,人口多了,产生天才的概率也大了不少,才能持续不断的为易家提供新鲜血液。

经过一天的赶路,众人也都疲倦了,毕竟这些仅仅是高级护卫,没有易风那般强横的精神力,看着渐渐西斜的太阳,找了处ting普通的客店打算住一晚。易风虽然身份高贵,但是却没有贵族子弟们的浮夸与矫情。

老板娘一看这么多人,知道来大活了,赶忙招待着。

易风环顾四周,不知是临近傍晚还是这客房本身的采光太差,往好了说有点浪漫的情调,往不好了说,就是有点yin森森的,即使在阳光下,都能感觉冷风刺骨,刮得脊背发毛。

众护卫都是些豪爽之人,没人注意这些,都在各自忙碌的安排着手下的活,唯独护卫队长是个细心的人,要不然他也当不上队长。

“易公子,我总是感觉此处不太安全,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队长一片好心。

“队长放心,这已经是我们易家的领地了,任凭歹人怎么扑棱,也翻不出多大浪花来的。”

言罢易风就招呼着众护卫吃饭休息去了。

易风与护卫队长在一个房间,其他士兵三三两两各自搭配着。易风没有像往常一样在chuang上打坐冥想,事实上,易风莫名其妙的换上了白色的心脏后,精神力补充就异常的快,根本不需要在打坐冥想。可是今晚,他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因为易风总感觉这个店里的老板娘怪怪的,而且自从他们住进来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过,甚至外面也静悄悄的,有着不正常的寂静。而且在易风众人吃饭的时候,他小心地放开了精神力仔细探查了一番这个客店,隐隐约约的发现了客店的地底下埋藏着一个简陋的幻阵还有一个起收集作用的阵法,至于收集什么就不知道,易风在阵法一道并没有多大的造诣。

静悄悄的深夜,乌云遮蔽了天空,整座客店唯一的声响就是众护卫们熟睡后发出的鼾声。

“咔嗒”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在易风耳边响起,门房上的铜锁被人极其小心地打开了,不过易风并没有动作,依然安安静静地装睡,队长也睡得如同死猪一般,易风一想便知护卫们吃的饭菜里有迷药。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门外的人像是走了一般,始终都没有动静。

终于,“吱呦”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易风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就像被什么邪恶的东西黏上了一样。

“一人一个,快。”一个沙哑yin沉的声音出现在易风的身后,这声音根本不是人间的声音,只有地狱来的黑暗生物才能发出。这些都是易风在以前家族的藏书阁偶然看到的。

易风知道再继续装睡就完蛋了,猛然一个翻身,睁开双眼,看到两个浑身黏黏糊糊散发着恶心臭气的类似僵尸的生物,双眼无神,动作僵硬,此时正有一只扑到了刚才易风躺的地方。

其中有一只黑暗生物赫然就是白天招待他们的老板娘,那么这个扑向易风的想必就是客店老板了吧。

“吼,你麻利点,我拖住他,你吸完赶紧走。”xiong性黑暗生物对着另一只大喊着。

“小子,不错嘛,竟然被你发现了。”黑暗生物这次没有托大,在声音中混杂了点幻术,以防万一。

然而易风的精神力何等的强大,怎么会被这点简陋的小幻术迷住,轻声一喝,便震散了幻术。黑暗生物看见易风如此轻易的就破解了,不免心中一惊,知道碰到硬茬子了。

易风与xiong性生物正斗法间,雌性的黑暗生物已经开始了吸收护卫队长的魂魄。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易王的地盘上撒野,你们是谁派来的?你妹的,先住口。”易风本来还想陪着黑暗生物耍耍,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叼他,直接去吸收队长魂魄了。

“圣光普照”

圣光之下,淫邪尽消。易风陡然间变成了一个圣光球,将房间照的如同白昼。这些圣光其实并没有多少攻击力,仅仅是一个恢复性的辅助魔法,但是用来对付黑暗生物确是再适合不过了。

队长被老板娘吸出来的那一部分透明的魂魄,在圣光的照耀下缓缓回到了本应该呆的地方,而黑暗生物身上却被圣光灼烧出一个个伤疤,zui里哩哩啦啦的流出了一些带有强烈腐蚀性ye体。

“吼。”xiong性黑暗生物大吼一声,全身各处爆发出浓郁的黑雾,与圣光激烈的摩ca着,圣光与黑雾分庭抗礼,各占一半空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雌性的生物见老公吃力的样子,顾不得被灼伤的地方也身体各处爆发出不小的量的黑雾,它这一搀和顿时把圣光与黑雾的平衡给打破了。

黑色的腐蚀性雾气几乎充满了房间,将圣光挤得只能在易风周围维持着,勉强保护易风不受黑雾伤害。

“还给你脸了是吧!”易风也打上火起来了。

“哈!”易风大喝一声,充斥着房间的暗元素顿时躁动不安了,易风努力地与雌雄黑暗生物争夺着这些暗元素的掌控权。

无穷无尽的精神力喷涌而出,眨眼间就撞在了黑暗生物身上。被这么海量的精纯精神力一撞,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对于暗元素的掌控瞬间降低了不少。

等两生物缓过来后已经晚了,满屋子里到处漂浮着小型的宛若实质的黑色骷髅头,没等两人惊慌的喊叫出来便被无数骷髅头的爆炸声淹没了。两只可怜的黑暗生物即便是对暗元素的抗性很高,但也扛不住如此多的暗骷髅的爆炸,尘埃落定,借着易风身上淡淡的光晕只能看到两只暗生物几乎成了一滩腐ròu和一堆白骨。

如果哪位大哥能收藏一下,小弟在此定然感激不尽,这年头赚点收藏不容易啊==

……

延伸阅读

华南高科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nzzs.shtml
深圳市华南高科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水质处理,液体灌装及配套产品的设计制造,销

美茵纸尿裤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g028.shtml
珠海市健朗生活用品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开放改革的前沿、中国的浪漫之城——珠海市。珠海市

开心作文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6kz1.shtml
开心作文加盟品牌是公司的“立名之本”,品牌创立于2002年,定位于策划实用、精美、有

久久香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abjj.shtml
久久香五粮液是一家专注于酒类营销与推广的商贸公司,现为四川五粮液酒之头酒山东青岛招商

爱群酒店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s4iz.shtml
广州爱群酒店位于珠江河畔闹市中心,邻近珠江河畔、南方百货大厦、海珠大戏院、文化公园,

缘分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am6k.shtml
缘分翡翠玉石主要以批发少售天然翡翠玉石为主.本厂产品是精选天然缅甸翡翠玉石精制而成并

墨丁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nuoc.shtml
墨丁孕妇装总部是集设计开发、生产、加工、批发于一体的服装源头公司。生产批发的孕妇装、

上建风机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aucr.shtml
上建风机位于中国风机之乡-浙江省上虞市,距离沪杭甬高速公路上虞道口仅两分钟车程,距杭

I&U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gwoo.shtml
I&U是光亮Illume,亦是不平凡Uncommon,是精致的优雅,是简约的浪漫。不

北极参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6xpp.shtml
一、成熟市场,千亿规模,抢到就赚1.市场规模:海参市场已火了十多年,造就的百万、千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姬在线阅读第1章

    作为一个古老的民族,流传在百信中的民间故事可谓不胜枚举。它们有的已被科学所解释。我们今天要将的这个故事,正和一个人们口儿相传的神秘现象有关,它就是——鬼压身……“哎,怎么又他妈断电了?”作为这间宿舍里最像女人的男性,牢骚男每晚这个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抱怨一番。“你丫的,断就断了呗,就知道穷扯淡!来来来

  • 我有特殊的超度技巧在线阅读2000(1)

    “你认识我?”余心月话在嘴边,咽了下去。她不该认识这个女人,至少现在不该。光云创始人的大女儿秦卿,初入商界就大放异彩,创造数个传奇。但当她的名字真正为人熟知,还是在几年后她参加会议时被人偷拍放到网上——女人妆容精致,神情专注,高贵优雅。她微偏着头,正抬手轻撩起自己额前的头发,袖领半挽,露出截纤白手腕

  • 并蒂难为双生花之决斗

    小武跟力思,在演武场边缘等着,等到力支结束走到他们身边。“少爷,你要的东西。”小武掌心捧着两根银针,小心翼翼送到力支面前。“这两根针,可能就是我保命的砝码,小武你做的不错。”力支把银针扎进衣袖靠近掌部,想用的时候,立刻就能用小指勾出来。“哥哥,要不我们取消比斗吧。”力思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担心。力支现

  • [陈情令]情不知所起在线阅读帝后初见

    任杨许如何求饶,最终还是被人拖了下去,跪在地上的绣娘们,正瑟瑟发抖。“都起来吧,可还有管事的?”目光在众人身上过了一圈,顾瑾之淡淡开口,立刻有人开口,回应着她。“奴才尚衣坊副管事张六,给皇后娘娘请安,启禀娘娘,您的衣裳已经做好,奴才正想着给您送去呢!”“起来吧,带本宫去看看。”吩咐一声,顾瑾之随着起

  • 大秦之卫庄外传第五章

    龙以轩身体一曲下一秒弹身而起,一身衣袍无风自动,周围温度瞬间冷了几分。素迁也警惕起来,但是她的下意识是抓住何辰,将何辰护在身后,几乎同时,她的右手也挡在身前一脚在前一脚在后,一双墨色的大眼睛谨慎的看着四周。何辰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两个人就已经进入了预备状态。短短的安静过后,龙以轩淡定的走了进来,

  • 一路狂奔撩男神程海涛

    “你考驾照了?”“还没呢,哪儿那么容易。”听到我问题小橘子立马嘟着嘴说道。“那你还买车,没驾照怎么开啊”“嘿嘿...用你的喽”一脸坏笑。这都行?她也太执着了吧,再说了,不得不承认你真够笨的!赛车中驾照是分等级的。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种。小橘子哪的是我的初级驾照,别的我都收起来了,被她发现还不要了我的

  • 校园逍遥校草之我叫媚儿

    次日,刘枫便别吵醒了,刘枫揉了揉眼睛推开门,站在门口,这时,只见汇聚客栈楼下挤满了人群.刘枫走下楼梯.来到老板身边.“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刘枫趴在老板耳朵旁问道.“哎哟,恩人,你可不知道,这些人一大早就来了,非要见你.老板说道.刘枫听了点点头.“什么?刘枫一怔,“什么恩人呀?“恩人,多谢你赶走了妖怪

  • 我的前任继兄之第六章(6)

    向日岳人醒来的时候,鼻间全是消毒水的气味,身下是软绵绵的床垫,眼前的一切都被白色覆盖。他迷茫了几秒,突然想起了什么弹坐起来,却又被身上伤口的疼痛滋啦倒下。“奈生……”他还记得少女身上淡淡的樱花香气,那蹲下抚摸他脸颊的柔软,以及熟悉陌生的容颜。他再一次遇到了钟情的少女,却是在那种情况下。此时向日心中抱

  • 超神学院之我老婆是天使第8章在线阅读

    昆仑群山覆雪。时日未至,那一丝气机牵引也极为模糊,通天并不着急,也不腾云御风而行,纯以凡人足步,缓缓踏过几重山峰。他所处正是昆仑之东南,遥相对峙一片腾腾弱水,此处地形在日后岁月中变化巨大,大唐之间,弱水冻结为冰原崇岭,人迹杳杳,唯零星山民游寇,人烟最盛之处却是恶人谷之辖长乐坊。他认出面前这一处高峰,

  • 火线争霸意晓神通

    时间飞逝,已过三年。悟空早已根源深固,道法通明。一日,菩提祖师出关开讲,与众说法,说了一会,忽问:“悟空何在?”悟空上前跪下道:“弟子在。”祖师装糊涂道:“你这一向修什么道来?”悟空亦有觉悟,模凌两可道:“弟子近来法性颇通,根源亦渐坚固矣。”祖师道:“你既通法性,会得根源,已注神体,却只是防备着‘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