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汇城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icymint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玉真心中一凛,慌忙抬头,见那和尚已到数丈之外,心中大惊,连忙持剑跃将起来。

月下孤僧来至近前,瞥眼见到李蔺倒在地下,扬天一声狂笑,道:“两位施主道法高强,老衲十分佩服!”说着呵呵大笑不已。

玉真心中愤恨,更不答话,剑诀引处,口中诵道:

“天玄地妙,万炁归宗。

三华五曜,证吾神通。

花木精灵,奇门仙功。

鬼神难测,三清不空!”

紧接着道一声“起”,忽听得身周簌簌簌的响声,连绵不绝。从四面八方飞来无数梅花花瓣,一瓣一瓣的,花光闪烁,盘旋飞舞,恰如一条粉色的巨龙,在空中夭矫而至。

月下孤僧怪眼一翻,但见粉色巨龙身形斜处,无数梅花花瓣花影展动,如同千万个飞镖暗器,将在围在垓心,略一停滞,飒飒声中,全都向他迎面扑来。

月下孤僧大吼一声,禅杖飞舞,疾风一荡,便将第一拨飞来的花瓣尽数振散,还未来得及行法,忽觉一阵清香,另一拨花瓣忽地席卷而来,趁势掠上,尽数贴在了他前胸后背。

他只觉得遍体一寒,好似有无数雨滴打在了身上,俯眼看时,只见前胸的梅花花瓣,一片一片的紧紧贴身,好像浑身长满了鳞片一般,十分奇异。正自微微惊奇,忽觉遍体一凉,一股股清凉透入体内,身上的梅花如同雪融般渐渐消失,不多时便已尽数不见。

月下孤僧心知又是神女宫的古怪道法,过了一会,但觉花香透鼻,遍体清凉以外,并无异样,当下一声狂笑,便向玉真走了过来。

玉真站在李蔺身旁,双眼冷冷的盯着他,此时见他走来,忽地将右掌竖在身前,口中低低念诵,像是念诵什么咒语似的。

月下孤僧一声大笑,知道对方已是强弩之末,并不理睬,刚走几步,忽觉浑身上下奇痒难当,不禁“啊哟”一声叫了出来。过了片刻,只觉四肢腰背间越来越痒,好似被万千虫蚁咬噬一般,十分难忍,不禁大呼叫道:“妖法,妖法!”

月下孤僧双爪齐出,往身上挠去,瞥眼间见了玉真念咒,才知缘故,当下一声冷笑,身形一纵,霍然窜至半空,左手挥处,七百二十斤的天雷禅杖便欲当头向玉真砸下。刚刚窜至空中,登觉全身大痒,比适才痒了十倍不止,当真痛苦异常,“啊哟”“啊哟”连叫不绝,再也顾不上运法挥杖,当即翻身滚下地来。

月下孤僧在地下乱爬乱挠,身上越来越痒,听那玉真口中念咒不止,定一定神,左手掠处,天雷禅杖飞回手中,右手在地下一撑,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强忍奇痒,一步跨上,又欲上前。刚刚跨出两步,便觉痛痒又发,头晕眼花,手脚无力,不禁哇哇大叫,身子一飘,先行后退三丈,防她偷袭。

这样一来,月下孤僧才知不妙,再也不敢向前,偷眼一看,双肩摆处,身子霍然而起,直飞入半空之中。俯身见那玉真好似抬头望了望,便止了念咒,奔至李蔺身旁。果然过了一会,月下孤僧只觉痒处略减,渐渐又恢复了原来模样。

他站立空中,冷眼向下,忽见那快哉剑便在李蔺身旁,此时却不敢近前取来,心中好不愤恨。当下怪眼一翻,右袖甩出,一颗金色宝珠缓缓丛袖内飞了出来。

那金色宝珠一出袖口,径往他身前半空而去,略一停滞,忽地金光大盛。金色宝珠陡然发出无穷无尽的金光,越来越亮,金光源源不断,恰如喷壶洒水,向四周散去。

月下孤僧左手天雷杖,在空中轻轻一顿,口中诵道:

“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

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

两句偈子刚一诵完,月下孤僧身周金光一闪,耀人眼目,跟着金光敛处,人影消失,不见了踪影。

玉真以剑行法,将那无数梅花花瓣,化作“三清神符”,以真力逼入月下孤僧体内,正是神女宫的独门秘技。这些“三清神符”有些化入穴道,有些化入血脉,皆含有神女宫的真力在内,是以咒语念处,便如同万蚁齐噬,奇痒难当。

玉真见恶僧逃开,忙蹲身将夫君扶起,盘膝而坐,双掌抵在他的身后,替他疗伤,不一时只见李蔺头顶发出一缕袅袅的白气,额头汗如雨下,心知再行一阵,必有助益。

正在行法,玉真忽觉天光变异,游目一看,只见四周山石草木好似都染上了一片金粉,全都亮莹莹的,十分奇怪,便连眼前李蔺的衣服、头发也都变了颜色。

心中一奇,抬头看时,只见漫天彻底都是金光,皆是从孤僧身前的那颗宝珠之上所发。金光氤氲缭绕,覆盖在上方空中,青天白云都不见了踪影。那金光如同烈日一般,将下方的幽谷花木,全都映照成了一片淡淡的金色。

玉真心中一阵凄苦,泣道:“是地藏珠!”

她知这地藏珠乃佛门中最厉害的法宝之一,加上八颗离人锥,正是发动“金光法阵”的关键所在。

向远处看时,只见数十丈外的地面上,霍然窜出一道金光,向上飞去。转身一看,四面八方分占八个方位,各有一道金光,如同光柱般向上飞起。八道金光飞至空中,全都汇入地藏珠的金光之上。

玉真心道:“原来这恶僧适才在烟岚阵中不见了踪影,却是去排布这八个离人锥去了。”

过不多时,只见一个巨大的圆弧形的金色光幕,如同一个大碗一般扣在当地,登时在花林中形成,将玉真二人困在阵中。

那金色光幕犹如苍穹一般,覆盖在头顶。光幕上波纹流动,一个个的金光“卍”字从地藏珠上发出,沿着光幕疾速向下窜去,从四面八方传来嗡嗡嗡嗡的声响,如同天雷齐吼,佛音同唱。一行行的金色符咒,从地面八个离人锥处飞起,沿着光幕,向上窜去。

正自惊疑,忽听得雷声隐隐,天色变幻,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头顶那颗金光四射的地藏珠处,不知何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风云变幻,明灭不定,好似妖魔腾空,阔口大张,欲待吞噬一切的模样,宝气蒸腾中,十分骇人。

玉真骇极,暗道:“这是金刚山最厉害的阵法之一,名叫金光阵!阵法由佛门符咒镇锁,可将阵中一切山川人物炼化,过不到十二个时辰,全都灰飞烟灭!”

对于修真之人来说,无论是渡劫时遇见的雷火之灾,还是对敌时碰见的法宝之祸,最可怕的不是四肢残废,功力大减,最可怕的莫过于连苦苦修炼了几百年的元神魂魄也保不住。肢体残缺,尚有灵丹仙药接骨养护,而一旦元神魂魄被收,则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李蔺适才受到月下孤僧“大力金刚神掌”的一击,筋断骨折,元气大伤,灵力外泄,最多不过丧失了这么多年的道法修为,身体魂魄却并无损耗。此时金光法阵一旦发动,阵中之人将在十二个时辰之内,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化作一股青烟而逝,一丝踪迹也无,可谓是八荒四海最为险恶的手段了。

玉真想到此处,不禁惊骇莫名。她适才替李蔺疗伤,见从他体内散出的灵气渐渐少了,已渐有了效益,心中略慰,此时忽见了这漫天彻地的金光法阵,登时惊惶无措,脸色大变。

正自惊疑之际,玉真低头看处,只见左手边似有一个金色的七星图形,从头顶光幕上倒映下来。那七星首尾相连,行成一个“天枢”星象。

玉真见了,心中一喜,心底燃起了破阵之望。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又有“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六个星象图形,原来正合“七星之力”的图像。她神女宫的道法,医卜星象、阴阳八卦,可谓包罗万象,此时一见到这“七星”图形,便知金光法阵原来也是基于道家星象之术。

当下连忙站起,忽见那七星图像陡然向远处闪去,一晃便即不见,却是金色光幕上疾速流转,转了开去。她四处找了一阵,再也不见那七星图像,心中颇为失望。

向远处看时,只见那八个离人锥所发的八道金光,分占八个方位,正合八卦之法。凝目看时,见东南角上隐隐似有青光闪烁,一看便是巽木之位,转过身来,见西北角金光大盛,西南则一片火红,东北角则黑气若隐若现,当是分别对应兑金、离火,坎水之位。

她对这些七星八卦之法,本自十分熟悉,只是初时见李蔺受伤,心神大乱,并未发觉。此时一旦看清,立时辨明八门方位,只见生门便在正西偏上一点,当下更不停留,俯身拾起快哉剑,**剑柄,挂在腰间,将李蔺往怀中一抱,向西疾奔而去。

刚奔得几步,忽见一股劲风吹来,只将一株梅树连根拔起,朝着二人劈面砸下。玉真将身一闪,躲了开去,大步流星,径直向前奔去。

行了一里多远,来至阵边,只见那金光“卍”字裹着一缕红芒,在光幕上不住上窜,嗡嗡之声,震耳欲聋,看来阵法已然发动,四处更无空隙。

玉真瞅准时机,待那“卍”字微微一弱,闪身向前冲去,忽觉一股大力阻在身前,砰的一声大响过后,身子被震得向后飞出,在空中飞了好几丈远近,才摔倒在地,李蔺跟着滚落一旁。

玉真爬起身来,奔去将李蔺抱起,抬头看时,只见一道一道金符,从那光幕上疾速滑下,佛音同唱,如同万千佛门弟子同时诵经一般,声势十分骇人。玉真只觉得一盆凉水兜顶泼下,浑身凉了半截,知这金光法阵的八门方位皆有佛门大法封印,已经出不去了。

玉真心中懊丧,俯在李蔺身上哭了半晌,只听得嗡嗡之声,不绝于耳,耳畔风鸣,呼啸而过,四周草木一株株被风吹起,向着半空漩涡处飞去,那些草木到得半空都化作一缕青烟,不多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玉真知道,过不多时二人必都无幸,忍不住大声哭叫道:“蔺哥哥……蔺哥哥……”叫了几声,见他不应。四顾一看,只觉得金光窜动的声音实在太大,耳畔嘈杂,如雷如吼,当即抱起李蔺,向东走出十几丈远近,心中悲痛之下,再也走不动了,瘫坐在地。

她脑中空荡荡的,呆呆地坐了一会,眼见远处风火雷电齐发,阵中已然荒芜一片,眨眼间二人亦不能幸免,又俯在李蔺身上哭叫起来。几十声过后,那李蔺双目微睁,悠悠醒转,看来是那“聚灵丹”发挥出了效力。

万念俱灰之际,玉真见夫君竟然醒了过来,心中好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死似的,双手捧住他的头颈,又欣喜,又悲伤,五味杂陈,柔肠百转。

李蔺气息微弱,躺在她的臂弯之中,只觉得头脑眩晕,浑身奇冷,过了半晌,才轻轻叫了一声“真儿”。

玉真抱起他的身子,急道:“蔺哥哥,你觉得怎样?”

李蔺喘了几口气,说道:“我恐怕不行啦!”

玉真一听这话,登时心中大痛,又是泪水长流,呜咽不止,只抱着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李蔺见她心神激动,缓缓转头去看,只见四周风雷激荡,草木尽枯,乱石巨树都被狂风吹起,飞至半空,尽是一片荒凉之色,心中也是一惊,又看向玉真,低低说道:“真儿,苦了你啦!”

玉真叫道:“蔺哥哥,那恶僧使地藏珠,发动金光法阵。我们被困在阵中,出不去啦!”

李蔺“嗯”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苦多乐少……运命无常,我二人相识相惜……平安喜乐,又何必为这生死烦恼?”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玉真也是修道多年之人,心性也十分清和,此时见夫君柔情似水,双目温润,听夫君这般说法,心想这一劫定然是逃不了了,与其悲悲戚戚,倒不如喜乐而去,不禁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忽然转念又想起八岁的幼子,心中又是一痛,悲泣道:“蔺哥哥,我们去后,只剩下剑儿,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只怕这一生苦难挫折不断……”一句话还未说完,又是呜咽不止。

李蔺说了几句话后,只感浑身乏力,咳嗽了好几下,缓缓调息一阵,轻声说道:“人之命运,非常力可以扭转,剑儿有竹君和兰妹照拂,必无大碍。”过了一会,转眼看到快哉剑悄然躺在身旁,又道:“这快哉剑倘能守住,自然是好,日后交还师尊,再加修炼;倘若被那恶僧夺去,流落江湖,此后必然引起一片腥风血雨……”

玉真见他说话十分吃力,面色煞白,气息微弱,知道不可再让他费力劳神,当下将他抱在怀中,黯然说道:“真儿知道,真儿知道!”双目怔怔地望向远处,筹思对策。

过了一会,玉真只觉得怀中李蔺的身体越来越冷,忙将他抱得紧了,低头看时,见他身周灵气耗散不止,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时,身体必然虚弱至极,想来大限转眼即至。

玉真心中痛极,心想昨日还在一起寒夜数星,今日便大祸临头,当真命运无常,但又实不愿他就此离去,心中一会怅惘,一会悲痛,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然想起二人相爱的甜蜜日子,在这禅月花林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快活无限。

玉真虽然心中悲痛,但见李蔺面上始终露出微笑,在这最后分别的时刻,她也只得强作欢颜。二人四目交投,柔情蜜意,现于眉间。

玉真轻声微笑道:“蔺哥哥,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吗?”只见李蔺口舌微张,说了三个字却不闻声音。玉真心中一酸,两颗晶莹的泪珠登时从眼眶中滑落,滚至白皙柔美的脸颊之上,如露珠落于花颜,甚是娇美。李蔺痴痴地看着,目不稍瞬,身上却更加冰冷僵硬。

玉真展颜笑道:“对了!是在烟雨湖青石桥上。”顿了一下,抬头说道:“那时你长身玉立,风度翩翩,我拈花微笑,眼波流转。江湖上那么多人,包括你的师兄妹们,还有我的两位师姐,谁也没有想到,我这样一个四处斩妖除魔的刚烈女子,会跟你隐居在这禅月花海之中,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中事。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一隐居,便是七十余年。”

玉真低头见他不言不语,只是痴痴地笑着,身体越来越冷,知他已在转眼之间,续道:“后来,我们去了很多很多地方,千寻塔,白云渡,花月港,萍烟洞……这些地方真美,每一处都如画中一般,可惜我以前不知道,直到遇见了你,才体会到什么叫快活……”

又道:“蔺哥哥,老天爷待我已经很好了,很好了……记得有一次,我生气了,你跑遍了四海八荒,找了我一个多月,才在东海中的画眉岛找见我……那时候,我便下定决心,即便上刀山下火海,一辈子再也不跟你分开了……”

李蔺灵气散尽,身体已冷,四周风声疾吼,石飞花淡,玉真犹自浑然不觉,静静地说着。她说得极轻极轻,仿佛是给李蔺一个人说的,又仿佛是给自己说的。

过了一阵,玉真忽见怀中李蔺的身体被风吹起,只觉他的身体轻飘飘的,恍若一团棉絮,这才一惊,从幻思中回过神来。只见李蔺已飘至半空,他的右手仍在自己左手之中。

玉真抬头向空,哭叫道:“蔺哥哥,蔺哥哥!”霎息间,但见他的身体化作一团白气,从自己左手中飞出,向空飘去,正是他魂魄飞逝之时。

玉真心中柔肠百转,不能自已,万千念头从转过,瞥眼见到快哉剑,心中一动,连忙爬过去捡了起来。剑诀指处,忽然一股绿色的细线,从快哉剑剑柄的绿色宝珠之内飞了出来,向空飞去。那绿线只在李蔺魂魄上一绕,便将他的魂魄带了下来,同时飞入剑柄上的绿色宝珠之内。

疾风响雷之下,绿珠中白气来回窜动,似欲飞出一般。玉真向四周望了一眼,黯然神伤,左手一扬,将快哉剑掷入空中。快哉剑身在半空之中,剑尖朝下,滴溜溜旋转不止,剑上白光隐隐闪动,恰如流水清波,亮不刺目。

玉真盘旋坐定,双手掐诀,运起道法。过不多时,全身化作一股白气,向上飞去,直窜入快哉剑绿色宝珠之内。

绿色宝珠内,两股白气逐渐融合,合二为一。快哉剑失了玉真道法控制,忽地从空落下,剑尖朝下,速度极快。只听嗤的一声轻响之后,快哉剑白光闪过,连剑带鞘,**地下,不见了踪影。

金光法阵运转十二个时辰,阵内风火雷电,激荡不止,所有的草木之灵,尽皆炼化,地面枯焦一片,满目荒芜。

延伸阅读

乱世战仙佛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lenglao.cn/d03o.shtml
测试机器上,一个大大的数值出现在上面。成为武者,力道能够达到一千斤左右。武者中期则是

从医生转职成仙帝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lenglao.cn/pq58.shtml
离开那片山林,夜陌来到那城镇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左右了,行走在大街中,路灯昏暗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lenglao.cn/n3l3.shtml
鱼竿,细细长长的,攥在渔者手中。渔者手向后伸,再向前一挥,鱼竿凭借弯曲后变直的力向前

涅槃重生的少年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lao.cn/u5lt.shtml
吴逍一下山门便遇到了路匪打劫,真的是哭笑不得。但初下山门的吴逍真的不想惹这个麻烦,况

玄天霖动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lenglao.cn/yt9o.shtml
药研修行的第二天。“为什么你还能笑得出来。”金发的付丧神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不是很干净

母亲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lao.cn/6u9p.shtml
见纣王略有些迟疑,妲己心下不喜,更加坚定要诛杀姜后之女的念头。她眼眸流转,忽而软声道

再劫重生之辰砂初登场  http://www.lenglao.cn/y6rq.shtml
磷叶石游荡了一圈,带着不熟悉这里的背后灵Yuki认了认一众宝石的脸,博物志的进展停留

他说我撩他之化鬼  http://www.lenglao.cn/dns8.shtml
啧啧,这就是一派胡言,谁会相信你的鬼话!树信抓起尚夜的手,离开了那间屋子。不相信也罢

[综漫]总有危险人物在我身边之再取内力,隐藏地宫(4)  http://www.lenglao.cn/6cx5.shtml
等到晋艺宸再次来到大堂之中的时候只见干光豪和葛光佩两人早已离去,甚至就连段誉也已跟着

蓝色生死恋之偶吧难当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nglao.cn/del3.shtml
柳欣知道自己大哥的强势,到了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想要保护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只能强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魔道之复仇女神三公主偏差

    “不可能吧,竟然会有个男人长得像我?”“你不信吧?”雷木搔搔头。“不,我信。”不知为什么,林洛脱口而出了这一句。真是太怪异了,自己竟然还在相信他说的这些疯话,完了,疯了,疯了疯了,她今年是注定要和一大堆的怪事生活在一起了。男人——?一个男人像女人?可是男人,林洛看了看雷木,不是都应该长成这个样子的吗

  • 漫威之科学家成神在线阅读第7章

    接着张飞去了公寓区公寓区不仅要求你有足够的金币支付还要有对应的军衔或者爵位~看着那要求百夫长的军衔,张飞蛋疼无比。当张飞逛到教堂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完全是欧洲中世纪风格,并且这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偌大的教堂区没有一个人?这不科学“系统,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张飞当然指的是NPC“也许你死后,可以看到,

  • 科举出仕(士)之转校生的陷害

    “亚梦酱,起床了!!!!!”小兰用10000000000000000000分贝的声音喊道,“小兰别闹让我再睡会儿。”“现在已经7:45了,唉,开学第一天就要迟到了,唯世君肯定对你很失望。”美琪慢慢的说道。“什么!现在已经7:45了,小兰你们怎么不叫我呀?”亚梦大声说道。于是亚梦用0.1秒的时间收拾完

  • 攻略那个学霸(快穿)第2章在线阅读

    等了好一会,直到秋解语以为要等下一批面试者一起排队的时候,面试官终于来了。“将军,您看?”管家一开口,众丫鬟候选人小心肝直乱跳,想不到竟然是给将军做丫鬟,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秋解语不像其他人那般娇羞、雀跃,只是抬眼打量了一下这个骁勇善战、名声在外的年轻将军,果然一表人才,并没有五大三粗的模样,若不

  • 穿成五个渣攻的炮灰初恋月球上的太空步!

    “我的上帝!”“我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月球上会有除了阿姆斯特朗他们的其他人存在?他是外星人吗?”这一刻!全球所有观众都惊呆了!前一秒,阿波罗11号登月计划,是整个人类首次登月的观念,还在他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然而现在,他们却是惊恐地发现,阿姆斯特朗这些人不是第一批抵达月球的人类,已经有人类先他们一步

  • 万能高手在线阅读第7节

    音律使劲推开时易:“别闹了。”时易眨了眨眼睛,之后快速地反应过来,认同地点点头:“对对,先出去再说。”音律皱了皱眉。是她的左腿……有点疼。大概是因为刚卸绷带就到处跑走了太多路的缘故吧,音律动了动腿,果然有些刺痛。觉察到音律异常的时易歪了歪脑袋,挂上了不明意味的笑。**结果说了一句腿疼就又被时易扛回来

  • 抖音:我刷到了诸天位面!阴谋

    这是外面的天空渐渐的明亮了起来,经历过战斗后村子及周边都是尸体,存活的村民重新的回到村子,崔河在人群中渐渐走了过来,他的心情异常激动,连自己身上受伤都忘了,急忙的抱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崔河妻子向村长和村民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村民全都赶来向慕容封寒表示感谢,尤其是崔河甚至向慕容封寒跪了下来,说道:“多

  • 伊莫顿(无限恐怖同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苏橙连着两日都躲着季周,但余光总能觉察到他看向自己,偶尔四目相交,他就冲她笑,苏橙心想,果然与众人口中相传四处瞎撩的花花公子分毫不差。佛罗伦萨五日,转组奥地利维也纳,季周想跟苏橙单独聊几句,小丫头不是转头就跑,要么就跟着林欣寸步离,一点机会都逮不着。连着几日“纯玩组”组合成员各执一边,根本没在一起,

  • 网游之痕梦传说之阴九渊

    吴㱱出了教室,他不在意里面的同学会给自己出什么难题,输这个事情他从来没有过考虑,作为一个万年老妖怪,如果连这些小孩子都搞不定,那就真的要笑掉大牙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了解这些孩子之前的一切事情,为以后的教书育人做准备。吴㱱走出教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走到那台24小时**用品自动售卖机旁边,然后一脚,

  • 网游:开局炸了新手村在线阅读第七章

    上次林半雪到训练场的时候,直接开始所谓的“训练”,根本没有来得及看训练场的环境。训练场整体为圆形,分为八个区域。打坐区,主要是为武者打坐,运功,调息准备的区域,所以不是很大。休息区,在此区域有大量的异兽肉,妖晶,甚至还有少量的天材地宝,可以说整个夏家一半的积蓄都在这里了。剩下的五个区域就是作战训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