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玄幻:从捡龙蛋开始南巡前夕

作者:周周九 来源:飞卢小说网

自从圣人正式颁下诏令即将南巡后,江南各地就像一锅滴入了水滴的热油,彻底沸腾了起来。这扬州城大大小小的官员都绞尽脑汁地打着主意想要大展身手,好趁此机会在圣人面前露一露脸。

不过不管是有主意还是没主意的,官府老爷们首先都对着家中的不成器子弟耳提面命:这阵子必须得消停会不准出去胡闹。

于是扬州百姓们很快就发现,流连各大青楼楚馆的公子哥儿们变少了。甚至连躲着正房奶奶在外偷养外室的大小爷们,也都咬咬牙避开了美娇娘们的哀怨眼神,老老实实地回府去了。

不过这世上总有一些特立独行的人,觉得天大地大,不如他最大,连皇帝老儿也要靠边站。比如张知府家的三公子。

这日,扬州城的父母官知府张大人张友忠还没等到散值就匆匆忙忙赶回了府邸。轿子刚到了二门外,还没停稳当,他就一把摔开轿帘跳了下来。门口的小厮匆忙迎了上去,刚想搀自家老爷一把,却发出了“哎呦”一声。原来手还没挨上就被张老爷当面踹了一脚。

“你们琦三爷呢?”张友忠喘着粗气问。

“刚回府呢,估摸着这会回房歇着了。”旁的小厮们揣测着主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回道。

“他还有脸歇觉!去,把他压到书房来!”张友忠说罢,双袖一甩径直往书房里去了。

随行的侍从们面面相觑,有的脚步迟疑地跟了上去,也有两三机灵的,赶忙各往后院老太太和太太屋里通风报信去了。报信的小厮们心里都想着:看老爷这架势,琦三爷可是要惨了,这三爷可是老太太跟太太的心头肉,老爷万一动起粗来,旁的倒没什么,老太太跟太太第一个怪罪的可是他们这些伺候的。

这张老爷膝下共有三子,琦三爷全名张琦,家中行三。大哥张璇与之一母同胞,都为正房太太李氏所生,因是长子嫡孙,以后要担起家族重任,故张友忠自小就对其寄予厚望,管教地十分严厉,如今弱冠有三便已是进士出身了。二哥张珲是妾生子,生母因生了个哥儿才被抬了姨娘,称范姨娘,只因他是个庶子,并没有被众人放在心上。

等到有张琦时,张太太已经不算年轻了。张知府可不同于林如海的专情,他的后院妾侍着实不少。张太太在这个岁数还能老蚌怀珠,那可是让她挣足了脸面,享足了荣光。在后院,怀有身孕就是有丈夫疼爱的最直观表现,以至在后来很长一段日子里,张太太在一众小妾面前都是扬眉吐气脚下生风。所以对这个小儿子,张太太可是爱的紧。

不过张老爷的亲娘张老太太年纪也大了,对含饴弄孙这事越发的执着,这大的要承袭家业没时间在她膝下孝顺,这庶子又看不上眼,所以只能盯上小孙子了。张琦还没在自家太太怀里捂热就被抱到了老太太屋里。他可谓是在张府后院最有权势最有地位的两个女人手里长大,只要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千娇万宠也不为过,所以养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张琦他老子虽做着扬州城最大的官,在张府后院却要听他家老太太的话,而老太太又只听张琦的,他就这样在张老太太和张李氏的溺爱下,直把扬州城看作是自己囊中之物。他在扬州城内自小横行霸道、我行我素惯了,哪里还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道理。

这天,他在醉红楼喝酒听曲儿,为楼里新来的小旦一掷千金,直嚷着要观其真容。其实并没有千金,他家太太一个月月例是十两,他出手极其阔绰,一掷就掷了十两,要知道十两银子可够城里寻常百姓三五月的日用了。花钱摆阔也就算了,还尽说些难听的话,诸如都来卖唱了何必再挡着个脸、当了□□还想立牌坊此类的话。

谁知这姑娘也不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出身,她原是家中犯了事的官家小姐,自幼也是丫头婆子伺候着长大的,沦落至此已是苦苦支撑了,在这等登徒子的狂言浪语之下,羞愤地差点当场自尽。

要说只是个犯官之后也就罢了,谁知她还有个爱慕者,是她曾经的未婚夫盐运司副使吴大人家的独子吴启鸣。这两人曾经有过婚约,只是这姑娘家中出事后不久,吴家就使了法子把亲事退了。谁知吴小公子是个实心眼的,就是认准了这姑娘,常常去醉红楼看她。

可这吴家老爷不过是林如海的属下,为何要说张琦这次是踢到了铁板?

原来这吴家还有一门要命的亲戚,吴老爷的嫡亲姐姐在京城东平郡王家当着王妃娘娘呢。东平郡王承袭的爵位可是开国元勋四王八公中的四王之一,这巡盐御史夫人的娘家也是八公之一,别说官大一级吓死人,光说四王八公同气连枝,姻亲遍布,就不是寻常官员开罪的起的。

吴启鸣看着心爱的姑娘被羞辱,冲上去就给了张琦一拳,张琦并其小厮从来都只有揍别人的份,谁会想到还有不长眼的人敢揍他们,故并未防备。张琦的鼻子直接就被吴小公子打中了,刹那间鼻血就喷了出来。这下张琦和他的小厮们不干了,按住吴启鸣就是一顿胖揍。谁料这吴启鸣也是背着府里偷偷出来的,就带了一个随从,毫无还手之力,直被揍到气息奄奄张琦才下令停手。

打了场架后调戏姑娘的兴致也没了,张琦直接带着众人打道回府了。

吴家独子好好地出了门却被横着抬了回来,吓的阖府上蹿下跳,一阵人仰马翻,请医的请医,去衙里回禀老爷的回禀老爷。

吴老爷得了消息,知道自家独苗苗差点就断了之后,再也绷不住他那张和气生财的脸,直接就往张友忠面前搬出了姐姐,他怒道:“张大人,此事若不给我们吴家一个交代,您就看着办吧!”

所以才有了开头张老爷怒气冲冲回府的那一幕。

当张老太太和张太太赶到书房时,张琦已经被他爹打断了一条腿,满头冷汗地趴在了长凳上。

“我的儿呀!”张太太尖叫一声扑了上去,边哭边要喊人去请郎中。

“不准去!”张友忠余怒未消,拿棍指着要出去的丫鬟。

张老太太一把扯住棍子,直往自己身上拉,喊道:“打我!打我!”她哭道:“我知道,你这是怪我平日里太偏宠琦儿了,如今便要活生生挖了我的心头肉,让我再也偏不了心。”

张友忠慌忙放下棍子,连声道不敢,口中解释道:“母亲!这次琦哥儿他可是给我们惹了大祸了啊!不把他的腿打断。如何能消吴家之恨?”他喘了口气,接着表明了吴家与东平郡王府的关系,“只有先断了他的腿,再带着他上门赔罪,此事才有缓转的余地。”

“什么?还要上门去赔罪!我不许!”张太太嘶声叫道。

“无知蠢妇!你懂什么?”对张李氏,张友忠可没有对张老太太的好脾气了。他差点就指着张李氏的鼻子骂了:人都是你惯坏的!给我惹出来了这等好事!只是顾着老太太的面没敢多吭声。

“不准去。”张老太太也发话了:“琦儿的腿都被打断了,已经抵了他这次的过错了,我们再备上一份厚礼,着人去客客气气地解释一番,吴家会谅解的。”

不等张友忠说什么,张老太太又对身旁的大丫鬟吩咐道:“把我屋里的那架玻璃炕屏抬了来,一齐让他们带去。”又对张友忠说:“这屏风是去岁整寿时得的,你舅家兄弟说是西洋物件,珍贵的很。本想留给琦儿娶媳妇用的,如今用在此处,仍算是花在了他身上。”

张友忠只得道:“老太太的东西,自己安排便是了。”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抬去了后院,只能扼腕叹息。

不过人家吴家是为了架玻璃炕屏就能够妥协的人吗?他们家大姑奶奶可是郡王府的正妃娘娘,什么好物件没看过。如今小主子还半死不活的躺着呢,张府竟然一个主事的人都看不见,只打发了小厮来送礼,还说什么琦三爷被打断了腿,谁知道是真断了还是假断了。反正这两家的仇是结定了!

而林府这厢,未时一过,林昭并林黛玉就别了贾先生,带着陪读们回了主院。

如今林昭也和姐姐一样,配齐了两个陪读。

这些天,在他旁敲侧击中,也逐渐确定了,这就是红楼的世界。不过超出了很多他在书里读到的人和事。比如这张吴之争。

林昭在贾敏房里听到了这个精彩的故事时,愣的嘴微微张大都没发现,还被姐姐取笑了一通。

他看了看一旁摸着胡子笑而不语的林如海,心中暗自思索:这张知府、吴副使和林府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爹爹为何笑得这么畅快?

林昭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点什么,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不过这种感觉还不错,他想。

延伸阅读

御芙蓉美肤品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awwr.shtml
御芙蓉美肤品是一家集现代工业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的花园式的集团型企业公司下属有自己的纺

东南印刷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phxy.shtml
东南印刷包装盒总部经过不懈努力,公司已发展成为拥有固定资产4000多万,初具规模的高

尚课远程教育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6qcb.shtml
新模式尚课网定位是打造中国具有专业性教育学习平台,在全国首创面授辅导班+音像教材+网

鑫城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atp2.shtml
鑫城蜂蜜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卓扬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xr6g.shtml
卓扬眼镜主要经营偏光太阳镜、老花镜、近视眼镜等。本公司秉着诚信经营、不断创新、很越自

西味特蛋糕店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u02f.shtml
公司以先进的工艺技术为依托,西味特蛋糕店始终坚持不断推陈出新,造就口感与质感的完美结

梦辉韩式健康洗衣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um0p.shtml
梦辉韩式健康洗衣是上海梦加辉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上海梦加辉洗涤机械有限公司,采

米果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asqd.shtml
米果床上用品总部是针织床品、天竺棉四件套,天竺棉被子。颈枕、水洗棉四件套,水洗棉被子

古名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68eg.shtml
Gloire珠宝品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欧陆浪漫情怀,交融时尚与经典之美,精彩精彩

雨凡加盟  http://www.medicahealthshoppe.com/d1sf.shtml
雨凡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儿童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九门之君心似我心之第五章

    卫王寝宫内,一把古琴置在案几上,一人轻轻的弹奏着,姬元享受般的闭了闭眼,复又睁开,随之一叹。那抚琴之人停手,奇怪的看向姬元:“大王有何烦心之事?”“太子啊……”姬元一叹。弥子瑕一怔,琴弦划破手指,指尖盈满的一滴鲜血,落入琴中,发出青涩的声音。姬元一惊,看着他怔然的面前,一把握住他的手,道:“怎么这么

  • 最后一个幻界之最强元阶(7)

    力道太强大了,万里还是被冲力冲的向后飞了出去。呜哇。力量比想象中还要强大,万里跌坐在地上,屁股不是一般的疼。但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幸好是砸在自己具现出来的盾上,如果这一拳砸在自己脸上的话,那估计脸已经瘪了。万里站起身拍拍屁股,卧槽真不是一般的疼。而且胳膊也被震得有点麻,这家伙真的只有地阶水平么?地阶就

  • 低调君与高调君在线阅读第三节

    仿佛是置身于漆黑的大海之中,小川一直模糊的感到自己的感识在虚无缥缈的环境中飘来荡去,无根无地,也无顶无天。“这就是死掉的感觉吧……”他神志不清的想着某一瞬间他好像觉得自己落在了某处,感觉慢慢真实起来,又仿佛有丝丝嘈杂的声音传到了脑海,像是有人在啜泣,又有人在低语。“这是到了地狱么?”于是他想睁开眼看

  • 穿书后成了反派大佬的亲妈在线阅读第9节

    门一推开,寒风就顺着刮了进来,几个守在房里的丫鬟全部跪了下去,盛绯也挣扎着想要起来。“你动什么?看过大夫了?”宋瀮步子有些急切,三两步跨到盛绯面前,将人摁在床上躺下。“没什么事,咳咳咳。”盛绯将脸别开,还在生气呢,怎么可以和他说话。宋瀮接不上话,半天憋出来一句:“别是找了个庸医。”盛绯鄙视的眼神就差

  • 穿越之寒门骄子敬茶

    等第二天天亮醒来,云歌觉得浑身酸软,尤其是腰部以下,整个人都不想起床,昨天完了之后本以为可以休息,结果要了热水之后在桶里又要了一次,累死了。尚弘煦坐起身,对着外面喊了声“来人。”迷糊的云歌猛地睁开眼,“别进来。”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的喊道,但是此时也顾不得了。“怎么了?”尚弘煦不解的看着妻子。云歌找了件

  • 当火爆少女穿进狗血虐文之他有属于自己的路要走

    浮华谢过众仙后就准备进入这战神化身的内部了,但这时,东乾拉住了他道,“等一下,浮华。”浮华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破除这秘术。”谁知东乾面色凝重道,“此去必是凶多吉少,你有可能就此死去,让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胡闹,此等大事岂能由你随意决定,况

  • 苟帝第5章在线阅读

    徐婉整个人陷在孟钦和的怀里,而张三爷还站在原地,徐婉用余光偷偷打量他,他虽然仍客客气气的,可额上青筋若隐若现。张三爷自然是生气的,眼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他对这丫头的痴迷人尽皆知,可他不敢说什么。周五爷也傻眼了,见形式不对,连忙过来打圆场。他自然知道谁轻谁重,只得去小声劝张三爷,“确实是二少先挑

  • [综英美]卷福又在追孔雀第十章

    严子轩的宅子不在太清镇附近,最近的一座也离小镇有个几十公里,白晓圆要跟男人走,势必要收拾行装才能出远门。清风与挽灯二人奉命送小狐狸回家收拾,也顺带监视白晓圆别让它跑路。校园的小道上灰影婆娑,雪白的毛球走在最前面一蹦一跳,它每跳一步,清风就用手往下一拍,一副隔空拍皮球的架势。清风拉了拉挽灯的袖子,凑到

  • 天玄帝传之撩妹(6)

    吃完烤肉连头发丝都散发着油腻的味道,孟冉到家先洗了个澡。最近手头挺宽裕的,又顺利找到了工作。早在半个月前她就从学校搬了出来,租了一套小户型loft。这是她人生意义上第一次自己单独住外边,花了不少心思布置了一番。紧贴着楼梯的二层两侧,分别做了卧室和书房。趁着时间还早,她泡了杯茶坐在小书房里准备练习一会

  • 穿成假千金的偏心眼妈在线阅读你是皇家人?

    “姑娘,这是我年轻时穿的衣服,不过没上身几次就怀大牛,也穿不了了,你将就着穿吧。”到了牛老汉家里,牛夫人听了大牛和小牛的话,明白了事情原委,只道是个无父无母且失忆的可怜女娃。“谢谢大娘,有衣服穿就不错了,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望着面前慈眉善目的妇人,在她淳朴的脸上可以感觉到类似于周姨的关怀,阮果也不自